纯桑

不知道能不能行,试一试吧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堕爱

※连载,但不定时更新

※多是句子练习

※请不要认真

  我们等待了千年,也未曾放弃,这一刻,也终是到来。

  每一则故事的开始,最后都是为了一个结局而结束落幕,然而,这个千年的故事,几百个日日夜夜不断续说的故事,预言者也仅能说出那暂且的结局。

  ——他必定能等到命中注定的另一个人,而他应该就是你。

  ——啊,是这样吗,希望到时候,我还能以原本的样貌与他们相见。

  这个预言,还没有结束,而你又何时重现于我们眼前。但无论何时,最爱你的人,你所心爱的两人,都会一直在等你。

  “啊,是吗,他们还是没有忘记。我,应该要回去了,他们应该等不及了。”

  诶?这是……

  “谢谢,实渕君,让他们,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小哲!

  一句话语落后,四周的景都与之前一样,再次被黑暗笼罩,阻隔。

  与以往任何一次的预言都不一样,这感觉,与千年之前是一样的。

  时隔千年,变得即陌生又怀念。

  无法干涉更多,也不能透露更多。只是,你的话语与千年之前听到的,一如既往的温柔。

  在昏暗的房间内,大张毛皮在床尾垂落下来,铺开在地,一旁用蓝色鬼火点燃的蜡芯早已烧到底。侧躺在沙发上的男子,睫毛动了动,能看到先前闭起的眼缓缓睁开,露出的是一双漆黑的眼眸,里面蕴含着淡淡的发自内心的笑意。

  用手撑起身,巨大的弯角上的配饰跟着碰撞发出响声。他望了望时钟,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外面的月光早已开始洒落。

  “啊,早上好,夜叉~”

  漆黑的身躯,四肢修长的似狼的魔兽乖巧地坐在玲央的腿边,蹭了蹭。

  “知道吗,夜叉,对于我们的王来说,他终于可以结束那漫长时间的等待了。这个故事,也终是准备迎来结局。”

  夜叉嗅了嗅他的手掌,此刻玲央开心地说着。

  “欢迎你回来,小哲。”

————————

  我们是禁忌的双子,但那早已经是过去。

  我们本来是同一个人,但因圣战的败北而分裂。

  即便如此,最初的想法也不会因此而改变。

  ——好好活下去。那么久远的声音,是那么地令人怀念。

  站立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凝视窗外的景色,亮白明月,无数星辰洒落,这里曾是天界所摒弃的魔界,如今却是这番景色,他们该做何种想法。

  千年前
 
  “我,可不这样认为。”

  “爱,这种情感是我所掌控的,但如今我却感受不到。”

  “我不曾认为他们是怎样的存在,也不会觉得他们会玷染了神圣。”

  “只是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把我所能给予的,都奉献给他们。”

  “这就是我的本意。”

  在供奉着神的圣堂下,你曾如此说道。那是明知我们不详的存在,却依旧坚定地说出的美妙语言。

  站立于窗前,高举装载着深红酒色的高脚杯,赤红搭配深红,金色的瞳眸中倒映整个月光。

  静静地,闭上眼,他最后定格的温柔笑容,至今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有所褪色。

  “黑子。”

  “哲也。”

  “今夜,你又会在哪里?”

  像是要回应他一般,房间中央有些许动静。

  卟,高脚杯脱离了赤司征十郎的手心,依照重力原理,快速摔落在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深红的酒色晕开,染红了洁白的羊毛地毯。

  因时间,月又升高了些许,月光又吞噬了房间更多的面积,为我们呈现了此时的景。

  正中,台子上,玻璃器皿之中,一片污黑发亮的羽毛正在悬浮,而赤司征十郎正在凝视。

  叩,叩,房门被敲响。

  “请进。”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穿着帽兜黒斗篷的人走进,只见他白皙的手举着权杖,其余全被斗篷遮挡,无法识别。

  “玲央,有什么事?”

  对方先是一阵轻笑,抬起另一只空闲的手拉下帽兜,黑色的发随意散落,簇拥着两旁巨大的弯角。

  “明明小征最清楚发生了什么~”他提高尾音,说着仅属于他的腔调。

  但赤司并没有接上他的话,只是静静地等待他接下去的话语。但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眼从未离开过黑羽。

  “你,最爱的人,不久之后就会出现。”

  这段话语传入赤司征十郎的耳内不久,只见他缓缓低下头,额心触碰在冰凉的玻璃器皿上,久久没有回话。

  预言者的话语是绝对准确的,谁也无法改变。我们等待千年的等待故事也终是要开始完结,翻过后一页,来谱写新的篇章。

  “还是和过去一样吗?”待思念有一些淡弱,赤司开口问。

  “恩,一样的,具体什么提示都没有,只是简单的话语和预言者的预感。”

  “是吗。”他又陷入了沉思当中。

  “没事的,我会叫多一些人加强巡逻,以此保证找到他的。”玲央看出赤司征十郎心里所想,随后补充到。

  “他,在预言中和你说了什么?”

  “啊啊,这次是两句简短的话。”

  “我,应该要回去了,他们应该等不及了。”

  “谢谢,让他们,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玲央复述了一遍预言中黑子哲也的话语“就这两句,呐,他所说的愿望……”

  刚想继续问下去,然而还是咽下了疑问,现在,还不是时候。

  “恩,我知道了。”

  随后,玲央行了一个礼,退出门外。这一次的预言,对于我们的王来说,是如此宝贵。

 

  “黑子。”

  “哲也。”

  “这次,可别让我们等急了。”

  一直绷紧的嘴角边,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那是久违的,发自内心深处的笑容。

 
 

  13 5
评论(5)
热度(13)

© 纯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