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狐与狸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堕爱

※比较慢的进度

※单纯是想到就写

  之所以天使是纯洁,只因为他们是神的使徒。

  但即便再高贵无暇,也依旧有天使违背神意,接受神罚,最终堕落。

  最大一次规模的圣战,发生在千年前之久,也是那一次改变了现在世界原本拥有的面貌,但也正是这一场圣战,无数天使为之堕落,接受神罚。

  而其中,远离天界神罚的天使,其遭遇,其后果,最终无人知晓。

  呼呼,风吹起,卷起了无数的枯草,将它们从一边运向另一处。这里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显少有人活动的迹象,唯一的原本应有着强壮生命力的古树,也早已变成了乌鸦的落脚点,落在四处伸展的枯干枝条上。

  能有一丝明显标志的,应该就是坐落于此的教堂,虽是破旧,但七彩的玻璃依旧不失韵味。

  这里是人界的边缘,但却是连魔族也显少进入的地方。但今天,却是迎来了一位稀有的造访者。

   “真是怀念。”

  他说着简短的话语,里面却是含有千年之久的份量。沿着当年在他带领下,那温柔的手牵引下,慢步走着,如同变回孩子模样时期。

  ——我们就暂时在这里生活吧。

  那是你带我们到达的最后一个地方。

  ——没事,我不会受伤害的。

  那是骗人的,明明已经是最痛苦的时候。

  想着想着,抵达了教堂之下,推开早已因风吹雨淋,圣画早已被磨损得差不多的大门,里面的布置一如当年,十字架坐落正中,一排排为信徒摆开的长椅,拥有水晶光泽的吊灯在巨顶之中,同时也折射七彩玻璃的光,但一切的一切都在历史的岁月中被尘灰掩盖。

  向前走了几步,踏入殿堂内,原本步伐平稳的脚步声变得紊乱,几乎是跑过去的,帽兜也随之脱落,露出他赤红艳丽的发。

  弯下腰,捡起地上几片与这里格格不入的黑色长羽,能看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像是要确认心中所想,立刻从怀中掏出一根与之相同的黑羽,只见其他几片像是装上磁片,微微抖动过后便是被吸引过去,围在黑羽旁,拥有着保护的意味。

  在看到地上黑色长羽的一瞬间,赤司征十郎能确定,那,并不是任何一种鸟类会拥有的羽毛,而是标志性的堕天使的落羽。

  他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立刻跑过去确认,确认这是否是所等待之人的所有物,很明显,神,不,他的赌博,胜局是站在他这边的,被敬爱照顾的撒旦。

  “呐,黑子,你到底在哪?”

  他拽紧手中的羽毛。

——————————

  神罚,对于天使来说是一个痛苦的践踏尊严的过程。

  对天使,会造成极大的伤害,无论是身还是心。

  ——对不起,不能陪你们到最后。

  这句话,到底是对谁说的,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很重要,但话语里,心情上都是无限的惋惜和悲伤。

  ——晚安,赤司。

  ——晚安,征十郎。

  我,又是对谁说的晚安语,是那样的温暖。

  ——黑子……,这是你的名字。

  赤红的发,赤红的双瞳内满是喜悦,怎么说,有一股温暖的感觉,和之前说两句话的感觉相似,和他?他们?很安心。

  我是……黑子?

  待回过神来,不知不觉已经脱离了原本的安静平稳世界,这里过于热闹非凡。穿着过于绅士的尖耳红眼男子,妖娆暴露的性感打扮,走过都带有浓烈呛鼻的香水味。牛头,马面,怪巨人,还有矮到仅是自己身高一半的侏儒,这里,到底是哪?自己又走了多久?

  但奇怪的是,沉浸在这种氛围中的人,都像是没有发现他的存在,都是直接走过,自己好像和这里格格不入。

  还在迷茫中,他听到巷子里有打斗争吵的声音,出于好奇,寻声而去,看到的是魔族间平日常有的景。

  几个高大的身影,头上带有坚硬牛角的家伙正围着一个比他们都要矮小的褐发青年,虽看似勇敢地站着,但炸毛的尾巴却是出卖了他。

  “小子,识相的话就交出来,你这样弱小的身躯是做不了什么的,那是战争啊战争!更别说是为王出一份力了。”

  “不行,这是对我的认同!”

  “你说什么?”

  就在这个罪行一触即发之际,少年出声了。

  “那个,你们到底在吵什么?能跟我说一下吗?”

  黑色的翅膀,在少年不知情的情况下展开,月光下的影子拉开在地。

  9
评论
热度(9)

© 冬狐与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