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狐君語

已淡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堕爱

 ※请不要认真了。

  堕落天使,黑色羽翼,在其原本善良纯洁的本性上,增多了一份妖魅邪气,变得更为吸引人。

  原来,世界上,三界内并没有他们的存在,但自从他们的诞生,出现,而后成为了魔界的统领者,从而受到了魔族的爱戴与敬畏。

  其情况情形,就像现在这样。

  “堕……堕天使大人……”方才还仗着自己人多,高大而大吼大叫的牛头魔,此刻却是变得恭敬起来,他们一一转而面向黑子,弯下腰,拉拢着耳朵,脸上努力地挤着笑容,再巨大的身影,在此刻,在黑子面前也变得极为渺小。

  “大人,您怎么就到这里了,这里有损您的形象,希望您回到域中心,而非在这环界边境。”其中一位牛角上挂着巨铁圈,看似领头的开口道,弯下巨大而提拔的背部,互搓着一双皮毛粗糙的手掌。

  一声狼叫的长啸从远处传来,而后又有龙的翅膀带风划过的空气切裂感,但牛头怪的所期待的回复依旧没有响起,现已经接近午后,正是魔界开始活动的时间,街上也比刚才热闹更多。

  从问题的发出,直到现在,牛头怪只知道再这样僵下去,最后受不了的是自己,面前的堕天使,一直用着蓝色的宛如海平面般平静的眼看着自己,不做回答,也不出口反问,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观察着什么。

  最终,那粗矿的声音又再次响起“堕天使大人,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先行撤退了。”恭敬地行礼,随后快速地拔腿走人。

  曾有人说过,堕天使的性格脾气难以捉摸,或许这一刻他还是与你愉悦畅谈的好友,但下一秒却是能心狠手辣地把众人铲除,平灭一块大陆。这些都无法解释解读,但在众魔物心中却有一个共同的解释是,他们早已在千年前的圣战之中,堕落之后,连心也失去了。

  所谓的爱,也仅是存在于个别特殊的堕天使内心最深处,常人无法触及。

  “谢,谢谢您,堕天使大人!”在牛头怪走后不久,狼青年连忙道谢起来,是眼前的这位大人拯救了困境中的自己。

  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显得非常地不真实,在微风中飘起的蓝色清爽的发,蓝色的眼瞳,还有标志这高贵身份的象征,堕天使降临于此。

  “你……”在憧憬之中,尊敬之中,他开口了。

  “是,是的!”紧张地绷紧四肢,尖耳竖起,尾也停止了摆动,第一见到,真的很妖魅!

  “你是谁?”

  “是,是,我是荻原……”

  “不,不对,你的身上,有什么……熟悉的气息……”黑子开始走近他。

  “诶!我吗?”

  “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他摇摇晃晃地,下一秒看似就要倒下一般。

  “不不不,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不可能……”然而,在话语一半的途中,被硬生生地卡住了,他,倒在了地上,黑羽散落,铺盖在身上。

  “大人!”急急忙忙地扶起黑子,然而却是比想象中还要轻的身躯,他是如此虚弱。

  这,又该如何是好?

——————————

  装饰古典,保留了天界古老的哥特式建筑风格的城池,这里是魔界中心,魔域帝都。

  蓝色的鬼火烧的正旺,染蓝了窗边,而装饰落地窗的厚帘布盖落,只要有小小的缝隙,地毯上,墙体上都会有淡淡的月光逗留。

  城内安静极了,蝙蝠滑行而过,口中的吱叫声也被无限放大,在这样的环境下,一间房间内却是有着一场即将打响的战争在密谋。

  “天界的那群家伙这次又要干什么,我们离开这么久,就一直扰乱我们的生活没有停过。”金发的男子坐在窗边,望向空中更遥远的地方,狭长的眼眸,金色的瞳孔内却是闪着危险的气息。

  “无论要干什么,直接去打一场不就完事了。”他打着哈欠。

  “没什么所谓……”他很是慵懒。

  房间内,谈论着的都是天界曾经优秀的天使,神曾经最爱戴的使徒,然而如今,他们却是成为了魔界的统领者,曾是洁白的羽翼变得漆黑发亮,曾经的高傲圣洁也被邪气妖魅所代替。

  圣战,天界受到了重创,但同时又是魔界开始转变的重大历史时刻,到底发生了什么,书上,圣典上也未曾有明确的记载,但,并不代表无人知晓,也并不代表没人回想。

  只是,堕天使们一旦回想起来,都不会再保持冷静从容的模样,而把这件事埋藏在内心最深的人,是他们的,堕天使们的统领者。

  “各位大将,新的预言出现了。”

  这次,魔界之中有着强力的辅助预言者和最强的战力,要真正打起来,可不会再像圣战那一刻如此无力。

  新的战争准备打响,但,魔界的统领者,众人所爱戴的撒旦,此刻的心却不在这。

 

 

 

 

 

  17
评论
热度(17)

© 冬狐君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