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狐君語

已淡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待恋千年1

00

  我已经不记得我们是在哪里相遇?还是说我们从一开始就在一起?

  我也不记得为什么要和你一直在一起,但内心深处,一直都有一个声音,终于,等到你了。

  只因为和你一起的时候,内心的狂躁能镇静下来。


01

  “就在不久前,刚刚还处在傍晚高峰期的热闹商业街突然发生了紧急事态。”女主持人高调略有危机般的声音从播放器中传出“目前,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已经出现了两名遇害者和几名受伤群众。无一例外,这次的死者和以往一样,身体出现枯干状态,全身血液都被抽干,当然这些都是狐魁的所作所为,他们……”

  播报还没结束,声音戛然而止,是电视的主人把关机键按下,令房间恢复了以往的安静状态。

  少年把穿在身上的校服脱下,转而披上一件黑色风衣,在大腿侧绑上枪套,一把泛着银光的枪安静地被包裹着。

  他朝身后的人说道“出发了,赤司君。”

  “是要去那里吗?”

  “嗯。”少年淡淡地回应,但熟知他的人知道,此刻的少年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他想把那些害人的狐魁一一消灭的想法。

  那可是至今,深埋在心中11年来不可磨灭的记忆。


02

  现是夏季,即便时针已经搭在“七”上,天空依旧是晚霞的余红,但这并不给搜查提供了有利的用途。

  商业街已经沉浸在恐慌之中很久,虽说已经有普通的警察到现场维护秩序,人们也很快地聚集到安全的地方,但依旧时不时有孩子的哭喊声,马路上汽车不耐烦的喇叭声此起彼伏,交通要道临时堵塞,封闭,令这里失去了以往的繁荣,由混乱所代替。

  “民众们到里面去避难,一个一个来,不用着急!”维持秩序的警察都快喊破嗓子,一度安排好陷入恐慌的人民群众,同时这也是保护好受害者所在的现场。

  “你好。”一个平静的声音传入,看清来人后,警察说道“抱歉,孩子,你是走失了吗?现在先到这里面避难,这前面很危险。”

  “不,你误会了。”这是常有的事情,黑子已经习惯了,他拿出风衣中的工作证明“能跟我说一下现场情况吗?”

  “十分抱歉!”

  “那现在能带我到现场吗?”

  “是,非常荣幸!”

  就在黑子准备钻过警戒线时,跟在他身边的男子开口了。

  “黑子,你再不追,他们可就要跑了。”

  “赤司已经知道在哪边?”

  “毕竟是个粗心大意的捕食者。”

  不知道为何,在男子开口期间,警员背后布满冷汗,这是人发自内心深处对于强者的恐惧。

  警员看向对方,赤红的发色与天空余霞相比更为艳丽,一双宝石般红色的双眼内满是对于自己本身的自信,巨大的风衣完美地勾勒出他带有弧线的身躯。

  他,是狐魁。

  

03

  天空已经暗下,月亮代替太阳散发着自己独有的光亮,远离喧闹繁华,这里过分安静,一些轻微细小的声响都能无限放大。

  “在这里应该就没人能追上。”说话着喘气声极重。

  其余两个黑影也应声停下,躲进了废弃的厂房里,就在他们准备放心下来休息的时候,属于人类的脚步声传入他们竖起的尖耳内。

  “真的是这里吗?赤司君。这里……”

  话被截断,赤司抱起黑子离开了方才站立的地方。

  ”打断别人的话可不好。“话语中有些许不愉快。

  再看向他们原本站立的地方,有一团狐狸样子的黑影,爪子展开地站立,喉中还发出嘶嘶地警告。

  ”晚上好,狐狸先生。“

  ”没想到这么快就追上来了……不。“他耸动鼻子,在空气中捕捉到一丝熟悉的气味”你是同类吧“他转向刚刚反应飞快的赤司那边。

  ”你们不是普通的警察,而是专灭我们的歼灭者!“狐狸四肢绷得更紧,进入了随时攻击的状态。

  ”既然已经知道了,那话也不用多说。“

  下一秒,黑子把枪拿出,瞄准了原本站立位置上的狐狸,枪响,歼灭也就开始。


  8
评论
热度(8)

© 冬狐君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