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狐与狸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堕爱

  ※仅是连载

  那里是一望无际的蔚蓝天空,云缓缓地飘着,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宏伟建筑坐落在上,或漂浮着,或悬浮着,被太阳洒落的金色光芒装饰着。

  拥有洁白羽翼的天使正自由展翅地飞翔着,你追我赶,嬉戏玩闹,或是坐在洁白的云朵上,谈着热恋。

  “大天使长,这是神的指示。”

  金色的殿堂内,一位金发信使递出信笺,他的报告声回荡在店内。

  原本在桌前批阅的赤发少年,原本常和自己在谈笑的少年,第一次在脸上表现出了不悦,但那也只是一瞬间,随即他恢复了以往温柔的笑容,起身向门那边走去。

  “黑子,我很快就回来。”

  “嗯。”

  门轻轻关上,但自己却是知道的,他并不想去,也不想听所谓神的指示。

  或许从那时候起,他的内心已经开始点燃了火苗。

  大天使长,你到底,是谁?

  梦的提示总是短少,回忆到的事情也并非能拼起这一故事,但自己,肯定要找到那个重要的人。

  睁开眼,脑袋还是迷迷糊糊的,一头原本柔顺的蓝发变得凌乱,但刚才的梦,不由得令黑子轻轻地笑了,发自内心的,自己又想起了一点点相关的记忆,只是,还是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

  还在回想时,一个爽朗的嗓门叫了起来“黑子!还没起床吗!”说着就直接推开房门,踏进房内。

  “没有,这就起来。”说着,黑子从床上下来了,走向一旁的衣架拿了自己的衣服。

  衣架旁有一块全身镜,房内的景色倒映在内,同时也照进了黑子的身影。黑子用余光看了一下,到了现在,他也依旧觉得难以理解。

  蓝色的发色,白皙的皮肤,象征着堕天使的黑羽,他是魔界身份至高的一族,但他的背上,却是只有一半黑色羽翼,单翼堕天使。

  当他在有熟悉感的教堂醒来时,只觉得身体有些不平衡,脑袋也是将近一片空白,有的只是自己的“名字”和一些破碎成片的记忆,再加上自己要找到一个人的迫切感觉。直到下一次的醒来后,眼前的人问了一个问题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不平衡感——堕天使大人,为什么您只有一边翅膀?

  “黑子,你是不是又想起了什么!”狼少年获原成浩满脸兴奋地问道,他头上毛绒绒的狼耳也跟着抖动起来。

  “为什么这么问?”黑子边穿衣服边说道。

  “因为,你笑了。肯定是关于他!”获原笑着,是一个十足的阳光男孩笑容。

  “恩,虽然只是一点点。”黒子开始梳理自己的头发,并且把翅膀藏好。

  黑子是失忆的堕天使,获原一直没有说出去。因为当他问道,为什么自己身上有他熟悉的气息时,黑子的回答是,即便他把什么都忘记了,但唯独他一直有一个感觉,他要找到一个对于自己而言重要的人,自己必须回到他的身边!当时候,黑子的眼神是坚定的。所以获原也决定要帮助黑子,找回他失去的记忆,让他能了解回自己的身世。

  “你不说说这次梦见了什么吗?”

  “忘记了。”黑子已经整理好了仪容,穿戴好了衣物。

  “是吗?”原本还在晃动的狼耳折下,但很快地,又恢复了一脸笑容“算了,还是开始一天的训练吧!又是美好的一天开始!”说着,获原打开了房门,和黑子一起离开了房间。

  黑子提到的他,肯定是对于黑子来说重要的人,或许找到了,黑子的记忆也就能恢复,他为什么是单翼也就能明白了。黑子所说的人,曾经形容过,他有着赤红艳丽的发色,一直都是温柔笑着的。

  赤红的发,获原的脑海里能立刻想到的有一个人,那就是魔界的统领者,撒旦大人,但这也只是一瞬间想到的事情而已,魔界中有众多红发的人,不一定会那么巧的……

  在路上,黑子回忆着早上梦见的短暂记忆碎片,那时候,你说了一句很快回来,那么这次,是否还是一样?

  12 2
评论(2)
热度(12)

© 冬狐与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