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狐与狸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血之共犯

※1.31黑子生贺

※吸血鬼赤×人类黑


  那是遥远的记忆,虽还在脑海里,但已经是埋藏于深处,因为,现在这种生活似乎不赖,而自己早已经习惯并且深陷在其中。


01

  “恭敬亲王。”长者独有的浓重低长男音。

  一声响起过后,每位拥有高贵爵位地位的人都会停止交流,停下手中的活,用带有尊敬敬畏的眼神感情投向宫殿的最高处,那里是王位的坐席,是至高无上,不得蔑视的地方。

  “晚上好。”

  简单问候语,却是在尾音将消逝之前,每一个人以整齐洪亮的声音回复道“是我们的荣幸。”

  抬头,在宝石吊灯折射的灯光照射下,两人站在最高处,其中一人头带皇冠,耳吊长坠,身披厚重的华丽服饰,红艳的发色张扬,异色的瞳眸拥有锐利的视线,他就是众人口中的亲王,赤司征十郎。

  “今晚是庆功晚宴,希望各位能够玩得尽兴。”说完开头一语,伸手拿过一旁持续递给他的酒杯,杯里承载的是对于他们来说无比香甜的血,而递着酒杯的手腕处,一捆白纱布格格不入,上面还渗出点点红迹。

  “很疼吗?”亲王轻语,以下面的人都听不到的声音问道。

  “没事的。”能看到他纤细的手在颤抖,显然这句话是骗人的。

  “再等一会。”

  他拿过酒杯,在众人面前高举。

  “现在,正是夜的开始。”

  语闭,把血送入口中,还是以往熟悉的香甜可口。这一行为,也是这场晚宴开始的信号,全部人都欢呼着。

  亲王一职该做的事情已经结束,他牵起身边人的手,缓缓走下阶梯,而后走向宫廷之外。

  这一幕,被一个贵族看到,因好奇,他问向另一名刚说上话的人。

  “刚才站在亲王旁边的人是谁啊,他不是人类吗?为什么能和王站在一起,还穿着比我们更华丽的服饰。”

  “你是新来的!?”对方很是吃惊。

  “是啊,我是前几天刚得到爵位的将士。”

  “啊,原来如此。”他摸了一下胡子,随后眼里染上了名为“认真”的气息“请你记住这一件重要的事情。亲王之所以是亲王,他的血统是绝对的,但他们是有固定的血液供给者,这是由小时候就决定,而刚才的那位大人,虽说一半是人类,但却是对亲王来说是无比重要的存在。”

  重要的存在,从小时候就决定。

  这段相遇,就是这个故事一切的开端。

02
  ——谢谢你的参与,但很抱歉,我们认为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在等着你的。

  简短的一句话,却是尤为沉重。一字一句地显示在手机屏幕上,无生气的人造白光映在黑子哲也疲惫的脸上,更显惨白。

  叹了一口气,在脑中回想近几个月的情况,这已经是自己投递简历参加应聘的第四间公司了,也是自己第四次看到这种信息,真的很打击他的自信心。难道真的如回信上所说,自己真的要找别的空间发展一下?

  哔——刺耳的汽车鸣笛声拉回他的思绪,他正站在十字路口的人行道边上一动不动,而绿灯早已亮起很久,身旁的人都在赶路回家,根本没人提醒过他。

  还是先回家吧,至少还有二号在等着自己。

  就这样想着,黑子已经走到斑马线的正中央,绿灯却是立刻变红了,连闪烁的几秒都没有,而且身旁刚刚还在赶路的人,也不知什么时候走离斑马线,已经离黑子很远。

  现在,红灯亮起,而仅有自己还在马路正中间,自己什么时候在思考问题情况下,速度会慢了这么多,分神那么厉害?而且今晚的情况也不对劲,这个路灯是不是快了?

  快了?刺眼的车前灯直射入他的眼,这一切都太突然,眼前变得白茫茫一片,耳边有很多吵杂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头变得异常疼痛,什么也无法思考,待视力恢复的时候,车已经在自己跟前,似是没有看见他一样,径直加大油门开过。

  “啊!停下——!”但一切都是徒劳,他的叫喊根本没人能听见。

  世界这次,真的变白了,吵杂的声音也消失了,一切都恢复平静,令人安心的环境,啊啊,多么地不愿醒来面对现实,我是被车撞了,然后……应该是横躺在斑马线上,被撞得全身散架了……就一会儿,让我在这安静的世界里睡一会,休息一会,整个人都好累……

03
  “……”是谁?

  “……”附近很吵,貌似不止一个人在说话。

  “……人……类”这是在说什么,为什么连一句完整的话都听不出。

  刷啦刷啦,是谁在摇晃自己,又是谁在撕扯自己的衣服?撕扯衣服!?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黑子睁开了紧闭的眼,看到了眼前的景。是一大堆的人围在自己身旁,但仅有一个人身着皇族一般的衣服,其余的人都是盔甲穿席在身上,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样貌,虽说五官和自己差不多,但那不知道说着什么的口中,时闭时开的唇内,隐隐约约地能看到尖尖的牙,在配上藏在发两旁尖尖的耳,他们,不是人类!

  就在黑子分析过后,想要改变一下自己躺着的姿势站起身时,一股蛮力又把他压下,头重重地砸到地上,溅起的小碎石也划过了脸,破了皮,有些凉凉的液体,好疼,应该是碎石刺得太深,划出血。

  “你们能不能让我起来,为什么什么也不说就直接按到别人在地,这样子很疼!”在开口的过程中,能闻到鲜花的香味混杂着草和泥土的纯天然清新,再向两旁看去,这里是一片花海。

  “…………你……快点……血!”那个穿着正装的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但从他的语速中能感受到危机感,到底是怎么了?这里又是哪里,语言不通,物种不同,是死后的世界?还是……

  然而思考到一半中断了,因为刚才制止自己起身的盔甲人粗暴地按下自己,理不清现状的黑子对上他的眼,感受到了恐怖恐惧。

  这个人在贪婪地失去理性一般看着自己,不对,是脸上刚划出的伤口,而且他还伸出舌头,粗重的喘气喷在黑子脸上,双眼是闪着危险的红光……

  这是什么!这个人怎么了!就像是被什么吸引,失去了理性,是我的血?红色的眼睛,尖尖的牙还有耳……难道,吸血鬼!?

  “不,走开!”黑子极其厌恶地想推开身上的人,但无奈对方的力气比自己大,他想求助,望向四周,但却是绝望的,因为有的也只是和他一样的同类,都进入了相同的状态,这,简直无法求救,最坏的场景……

  “给我离开。”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身上的人,四周的人突然镇住,并且没了兴致一般远离了黑子,听起来声音年幼,但有着王一般的气息,只是黑子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征十郎吗,怎么了?”那个正装的人问道。

  “这个人类是?”孩子的外表,是刚上幼儿园的孩子?

  “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人类的味道非常浓烈,而且血的味道也溢出来了。”

  “是这样啊,但是,是很香的味道。”异色的瞳盯上了黑子,兴趣浓烈。

  “难道!出现了!”他看似很高兴一般。

  “你,能坐起来?”那孩子蹲下了,四眼平视,他正在观察着这个人,他的身上散发着平时也感受不到的香气,孩子的红瞳更鲜艳了。

  黑子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能听到几个简短的类似音节拼凑的言论,而眼前这个孩子,明明是比这里任何一个人都小,但是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是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危险强大。

  “你听不懂我说了什么吗?”孩子貌似看出了问题“嗯,好吧,这个以后慢慢学,首先,我不喜欢别人无视我。”

  能感受到他生气了,他拽起了黑子的发,强迫他支起上半身,黑子也通过这一行为,大概猜出他刚刚前一句表达的意思,是要自己坐起来。

  见实际行动过后,对方稳稳地支起上半身,孩子非常满意“你领悟还挺快的嘛,我喜欢听话的孩子。”说完,他用小小的手抚平刚刚抓着而翘起的发。

  他的手没有一丝温度,是凉的。

  “那,欢迎你,我的共犯。”说着这句话,他的手抚摸了黑子的脖颈,似乎在找着什么地方,抚过的地方有一种恐怖窒息感,想远离他,但身体却是不能动,黑子的眼只能看到这孩子的脸,他笑着,那不应是孩子的笑容,眼里写满了找到宝贝一般的喜悦,黑子全身都在颤抖。

  “你在害怕吗?”用着孩子的幼气稚嫩的声音。

  “没关系,只是这一次会吸入很多,往后就不会了,只有这次会晕过去而已。”他继续在解释,但他却是知道的“嗯,和你说那么多,你也听不懂我在说着什么,算了,只能用行动说明了。”

  他把头埋在黑子的脖颈旁,发丝撩动着,痒痒的,冰冷的气息喷洒在脖颈旁,时间都像是静止……眼前变得模糊,只有脑海中印有刚刚孩子的笑和微微露出的尖牙,随后是脖子传来痛感,一双牙埋入,血被抽走,力气也尽数散去,只能感受到他冰冷的小手在自己脖子上,他感受着握在手心中的生命。

  逐渐的,这次的世界变成黑色,唯有一个赤红的身影在自己的眼前,再也无法消去。

04
  是谁在尖叫?又是谁在哭泣?

  身穿女仆服饰的女人们脸上表情各异,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们在四处疾走,控制局面。四处都是打斗留下的痕迹,原本高耸的柱子上满是伤痕,玻璃破碎,灯熄灭,一切的一切笼罩在黑暗中。

  黑暗笼罩前,视野被夺走前,能记住的仅是……

  “……”一个男人忍痛地低声哭诉,他手里好像抱着谁?

  “……”几名女仆男管家正围着谁,好像在安慰着谁?

  留下两个疑惑,思绪慢慢回来了,感觉也渐渐清晰起来,睁开眼,看到的却又是从未见过的景象。有着复杂花纹的天花板装饰,不是平时睁眼所见的单调,这次醒来,又是哪里?

  “醒了吗?”孩童的声音从旁侧传来,音色和昏迷前的一模一样,是他!

  转头,朝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发现头还是晕晕的,很沉,再动动手指,发现全身还是无力状态。在这瞬间,晕倒前的回忆再次涌来,自己被吸血了!是那个赤发的孩子!

  就在黑子还在恢复时,床边一个气息越来越近,灯光照射下,影子落在被子上持续拉长。

  “哲也,我不喜欢被无视。”

  “是的……抱歉。”出于习惯,黑子听到自己的名字后,第一时间把思绪回到此前,并立刻道歉。诶,刚才……他,叫出了我的名字……“哲也”这个名字的称呼已经是很久没有听到了。

  “你睡了那么久才醒,果然人类的身体很弱。”

  在人类一词说出时,黑子全身打颤了一下,抬眼,看向站在一旁俯视他的孩子。赤红的发,异色的眼,小孩的模样却是穿着大人要工作时才用到的衬衫,第一个扣子还是敞开的。

  “刚才……你说到人类,你……你们果然是吸血鬼吧,一见面就……”黑子想确认一下脖子被咬的伤痕,艰难地抬起左手扶上,但感觉到的是完好无损。

  “你的伤口早就不在了。”赤司在床边坐下,把黑子的手从脖子旁拉开,一股不属于吸血鬼的温暖立刻传来,和当初感受到的热度一模一样,而黑子也感受到了,和那天一模一样的冰凉。他的眼看向赤司,同时也在观察着他,以至于让赤司看出他满眼的疑问在徘徊。

  “我是赤司征十郎,是吸血鬼。”说着,他拉起黑子的手,放在唇边,在黑子的面前,用尖尖的牙刺入,同时也听到了黑子喊疼的一声,又说道“还有,你和我是共犯,我能通过血液知道你的全部信息,包括你现在能听懂我说话的原因。”

  所以,也知道自己刚刚在想什么问题。

  “这里是?”

  “我的房间,也是你日后居住的地方。”

  “我居住的地方?抱歉,能不能让我回家,我不属于这里。”在一个能知道自己想法的地方居住,说什么也是有点抵抗,更何况,这是他的房间,难道自己要照顾他!?

  “不行。”冷冷的,绝对拒绝。

  “这样太奇怪了,你还这么小就要和一个刚认识的人 ,强迫他住在这里,你的父母没有教你安全意识吗?”发现眼前这人不同寻常的想法,黑子越发觉得即便他气场像王,但想法还是太小孩子,他要立刻离开这里。

  “睡下!”又是简短的两字,但却让黑子刚支起上半身立刻被压了下去,只能瞪大了眼看着面前孩子模样的赤司。

  “你……”刚想开口表示抗议,却是感到手腕处生疼,赤司还抓着他的手,并且能看到他的额头边有青筋明显跳动。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由一开始的到来,遇到的都是蛮横的对待,吸血鬼都是这样无礼的吗?

  “听好,哲也从出现在我面前那一刻起,就只能在我身边,其余时刻都是待在这里,别的地方……”

  叩叩,房门被敲响,随后一名男仆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说了什么,黑子依旧听不明白,只是感觉得到,手腕处的力道松了,而后赤司也从床上下去,并背对着黑子说道。

  “在我出去的期间,哲也待在房间里休息。”

  也不等黑子的回复,拿起一件搭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开门走了出去,徒留黑子在房内。

  果然,是孩子的做法……这里简直是莫名其妙,一切的一切都不合理,自己被车撞上的一刻起就没正常过,吸血鬼是什么鬼,这不是科幻小说才有吗?还有,那个叫赤司的孩子,他到底是什么人?自己和他是共犯?为什么他吸了自己的血,也没有变成吸血鬼……一大堆复杂的问题一时间也得不到答案,也没人为他解答。

  黑子试着撑起身,发现体力又回复了不少,一个孩子叫自己待着就待着吗?这是不可能的,没人给答案的时候,就自己去找,这是黑子一直以来处理问题的其中一种办法。

  就这样,黑子拖着不成样的身子,走出了房间。

05
  夜幕依旧,城市的灯照亮一切,不曾熄灭。车子奔驰在马路上,男女悠闲地边走边谈笑,然而在这灯红酒绿的氛围中,黑子显得异常地格格不入。

  一辆车开过,刺眼的灯光直射进眼,眼生疼,世界又再次变成一道白。

  “啊!”就在短暂的失明期间,黑子撞上了一个强壮的身躯,他衣服上的装饰是尖的,磕疼了黑子的脸。

  “小子,走路不长眼吗!”就在视线缓过来时,想看清自己撞上的是什么,在这之前,对方先开口了。

  “抱歉,是我没看清楚。”黑子立刻道歉,的确是自己先撞到对方的,而且听声音,虽然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但也是觉得对方不好惹。

  在过去,黑子的世界中,撞到人后道歉是非常正常的,通常道歉过后就能立刻离开的,顺利成章地黑子也按照了习惯来,只是,他依旧没认清楚的是,这里,已经不是他熟悉的世界。

  就在黑子准备离开时,对方却是不满地开口了“小子,乱说一通就走,你是新来的吗!”他抓住了黑子的手“怎么说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你,是人类吧。”

  有一瞬间,他灰色的眼瞳变红了。

  ————————————
  “亲王陛下,在近期的调查里发现,现今城市内有许多噬血者出现,他们的失常情况非常严重,大大扰乱了许多正常人的生活,并且带来困扰。”一位长者拿着手中的资料报告着。

  “……”在长者声落后,赤司并没有提出疑问,这是示意下一个人接着。

  报告声依旧在响起,时不时地有一个孩童的声音介入,而他说出的话也没有人反驳,这就是每月一次的血族会议,由各位掌管权位的爵位吸血鬼来报告城市内发生的事情,再由亲王进行审阅决策。

  铛,铛,城内大厅的钟声响起,也示意着这一场大会即将结束,待所有报告都结束之后,一位公爵发出了疑问“亲王陛下,您即将成年了,请问‘他’是否出现了?”

  问题一出,所有人立刻看向圆桌正中的人,这是一个对于血族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没有出现的话,血族即会面对重大问题。

  然而下一刻,在众人面前,赤司唇角勾起,并在下一秒,他们见到了样貌不一样的赤发帝王。褪去了孩童幼嫩的外貌,身形变得强壮不少,令原本显得宽大许多的椅子也成为配角一般不显眼,他不再是孩子一般的个子,随即开口说道“各位的想法如何。”

  沉稳的男音,比以往都要强大的气场,这是他们血族亲王的真正面貌,不容置疑。

  会议结束后,赤司也变回了孩子的模样,毕竟还没正式完成仪式,他真正模样是不能维持很久。重要的是,自从找到了黑子,他每一天都比以往要渴,心中也莫名涌动着不知名的情感,而且这几天黑子昏迷,他都没怎么喝到血,再加上方才的证明,现在的他,已经是快到极限。

  快速地,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打开门,赤司傻眼了。

  原本应该在床上的人不见了,感受了一下床温,发现已经凉了不少,这令鬼不省心的人!赤司拽紧拳头,并且集中起精神去捕抓空气中他的气息。

  几秒过后,赤司睁开眼,那一双异色瞳孔的眼内,翻滚着名为生气的危险气息,连来到他房门外的侍从也感受到低压的气场。

  “亲王……陛下?”

  “给我立刻备人,把他带回来。”

  这是亲王第一次怒火,也是血族们从不敢敢惹怒亲王,因为……任谁在这气场下几乎都难以站立。

06
  巷子里仅有月光照入,其余都是黑漆漆的,水低落在地,形成一个个小水坑。

  “小子,你是哪个地区的人类,难道贵族没告诉你该有的礼仪态度吗?”说罢,他晃动了小刀,刀片反射着银光。

  “老大,这白白净净的小子怕是哪个贵族的私货,你不怕……”

  “哈?我怕什么,说到贵族,我可是侯爵初拥看上的,这小子难道还能是公爵?而且也不可能,他如果是私货,早就不是人类了,但你看看,他哪一处是血族。”

  “哈哈哈哈,你就不用担心什么了,跟着老大,什么也不用怕,我们可是有侯爵撑腰啊!”

  “也对,也对。”随后几人便相继大笑起来。

  “所以说,小子,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为首的再次转过头来看着被逼到墙边的黑子,右手不停地甩弄小刀。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这一切,又再次提醒黑子自己已经不再是在原本的世界,他们一直吵吵嚷嚷地谈话之中,黑子也听不懂他们说了什么,以至于对方再次对上自己的眼时,他回瞪过去。

  “你到底是哪里来,连话都说不清的。”为首的男子有些不耐烦了,撞到自己的人类居然是个异国人,而且他瞪着自己的眼神,令他莫名生气“算我今天倒霉,撞上一个异国人……算了,那我就以这里的规矩,来好好让你明白一下!”

  说完这句话,对方立刻挥舞着刀子,照着黑子的胸膛前划去。刀落,可是并没有砍到东西的感觉,黑子侧过了身子,躲过了他挥出的一刀。

  “你居然敢躲掉了,这可是对血族的不敬!”他大吼着,随后也向他的同伴使了眼色,立刻地,照着先前的动作,又一刀下去了,而黑子再次侧身躲过,原本应该会像上次一样的情形,可一抬头,对方身后的同伴不见了影,而有两个明显的气息靠近了。

  两个人,分别趁着黑子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老大的身上时,从两边夹攻过来,一左一右地,分别擒住黑子,真的是大意了……

  “所以,叫你躲开!”一道银光,黑子的肩膀传来了衣物撕裂声,再是有温热的液体溢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看得到衣服由白变红,最后传来的,是疼痛。一刀还没缓过来,下一刀又落下,大腿上又是一道伤口。

  始作俑者在大笑,血溢出香味也使得他双目内流动着兴奋,黑子活了那么久也没试过这样的疼痛,他的身子在剧烈地颤抖,比起赤司对他做的事情,此刻的未知更是恐怖,耳边回荡着笑声,血不断地涌出,对方有明显的对血兴奋感,然而此时此刻,黑子的脑海里那赤红的身影一直浮现,在这个世界里,恐怕唯有赤司是会保护到自己的。

  “小子,这样的教训能让你深刻记住区区一个人类不要妄想惹怒我们!”他大笑着,用手抓起黑子的发,迫使他低着的头看向自己“小子,你现在还在想着什么!啊,你说说啊!”

  冰凉的刀抵在黑子的脸旁,刀片上映射着他惨白的脸,刀起,准备再次落下时……

  “啊啊,原来你在这里,找到你了。”稚嫩的童音闯入,打破了准备再次犯下的罪行“所以我才告诉你,要好好地待在房间里,等我回来。”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小鬼?”拿着刀的初拥者先是发出疑问,随后便是恐吓“喂,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一个小孩子……”话到一半就噎住了,不是对方有什么行动导致自己被打断,而是发自内心的感到畏惧,自己的血液在沸腾,命令着自己应该敬畏眼前的人,难道对方是血统更高的吸血鬼,一个小鬼?

  “愚蠢的半血者,你们看到亲王还不下跪!”孩子的身后,一堆上位吸血者中,其中一人喊出这句话。

  哐当,刀掉落在地,原本作恶的三人立即颤抖了起来,为首的立刻双膝跪下,而拉住黑子的两人也立刻松手,同样跪下。

  在没有人支撑下,黑子像没了力气的娃娃一般双手垂下,头低着,片刻后,又是挣扎一般地抬起头,他眼内已经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但是唯有赤红的身影在这一刻尤为清晰,耳内听不进任何嘈杂声的声音,只是方才赤司说道的“找到你了”却是一直回荡在耳旁。

  这次世界又静止了,但和之前任何一次都不同,黑子是能动的,只是周围的一切静止了,他奋力向前爬去,向着安心的赤红身影靠近,用手向前抓着,直到碰到了一件柔软的衣物后,立刻紧紧地抱住,并且把一直忍耐的喊声在赤司的怀中哭出……

07
  那一夜,我们立下了誓言。

  “赤司君……”

  手一直被抓着,脚步声一直回荡在大堂内,赤发的孩子没有停下步伐,向前走着。

  “慢一点……已经没事了……”

  肩膀处的伤口有着撕裂一般的疼痛,但孩子的步伐依旧快速地走着,看不见他的脸,但感觉不对劲。

  终于,在熟悉的房门下停了,是逃走前自己轻手关上的门,然而此刻,只有一种归宿感。

  “你听我说一下!这次……”

  身子向前,是赤司以极大的力气把黑子像自己那边拉去,下一秒却是一个不带任何温度的拥抱,小小的手紧抓着黑子的衣服,后背抓出几道痕迹,衣服皱起,拥抱力道大到似乎要把他埋进自己的骨里。

  “你,是在害怕吗?”被赤司抱紧的黑子感受到了颤抖。

  “我很不安啊!如果你在那一刻被杀了怎么办!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后面还会再发生什么!最后连你也离开我了,我真的……”或许这一刻才是这孩子真正的一面。

  “谢谢你。已经没事了。”黑子抱紧了怀中小小的孩子,强有力的心跳声一直回响,是在表达自己还活着,还在他的眼前,让赤司能冷静下来。果然,还是孩子,黑子闭着眼想着。

  当月光在更多的物品上留下自己的影子,午夜钟声再次敲响,赤司才从黑子的怀中退出,但手没有离开黑子的身上,他的身上依旧涌出吸引自己的香味,意识到了黑子的伤口还没处理。

  “疼……”赤司舔舐着黑子受伤的地方,但黑子依旧维持着之前的动作,这一次他是在清醒的状态下看着眼前吸血鬼的做法,也终是承认了自己已经在一个不同的世界。

  “这里是吸血鬼统治的世界。”赤司开口回答了黑子心中的疑问,是血传递了信息“刚刚攻击你的是半血者,由拥有爵位的吸血鬼初拥而至。他们原本是人类。”

  “这里世界里,人类的地位是最低的,所以有很多的人为了生存而出卖了自己。”小小的身影阐述着这个世界的不公。

  “赤司君应该不是普通吸血鬼。”

  “为什么哲也会这样认为。”

  “我们一开始相遇的时候,你就把那几个侍卫一样的人物制止了,还是刚才……得到拥有爵位的吸血鬼的青睐,不可能会在一个孩子的面前做出这样的反应,还有,我和你之间的关系,我的身份不可能会得到那么多人的保护,你到底是……”

  “为什么这么优秀的判断能力却找不到工作呢。”在黑子一大段的说明后,赤司脱口说出了一个黑子不愿提及的事。

  “你偷看了我的记忆!”黑子脸红了不少,在来这里之前,他每一次的面试都是失败的,原因他自己也不知道。

  “我是亲王。”收回了之前开玩笑的态度“这里国家的统领者,但是现在还差一步。”他的眼转向看着黑子“最后取决于你。”

  “我?我只是一个原本与这个世界无关的人。”

  “但是,现在不是了。”在后半句的话语里,赤司的声音变了,不再是孩童般的幼嫩童音。

  月光照耀下的房子内,一个和黑子差不多大的人站立着,赤红的发,狭长的眼,异色瞳内倒映的是黑子惊讶地看着自己,赤司的嘴角微微上扬“这才是,我真正的模样。”

  “……”

  “但是这个模样现在维持不了那么久,我还没从你的口中听到答案。”

  “答案?”

  “之前我说过的话,哲也应该没忘记。”

  ——你和我是共犯。

  “难道是……共犯?”在搜索脑海中赤司曾经说过的话,能找到的也只有这一句话意思还没理解。

  “亲王之所以是亲王,那是因为我的血统和那个不成文的规定,亲王只有一个供血者,这也意味着我的血液供给只有哲也一个,在哲也没来到之前,我从来没试过从最普通的方式吸食血液。”赤司指着自己的脖子,那里是每一个吸血鬼都至爱的地方。“所以,我们之间就差最后的一步,这个决定取决于你。嘛,如果是拒绝,哲也也不希望变成那样。”

  眼前的吸血鬼笑意满满,他现在的样子和之前用的孩子的样貌天差地别,难道长大了,性格也会随着改变,但如果不是那迫人的气场,黑子可能会觉得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决定的,是什么?”不安地开口问出。

  “哲也,你愿意一直在我的身边?以亲王的供血者身份。”

  “难道说……“这一句话,也终是意料到了。

  “嗯,那意味着,你将抛弃人类的身份,一直都是维持现在的模样。”这一字一句变得缓慢,一直在黑子的脑海中重复。如果是以赤司的能力,他能轻易地逼迫自己成为他想要的结果,但赤司并没有这么做,他等待的,是黑子内心中的答案。

  “怎么做?”自己会来到这里,会和赤司相遇,或许从一开始就是安排好的,或许在这个世界醒来之前,自己已经在那辆车的撞击下死去……

  嗒,嗒,血从赤司的手腕处流下,滴落,伤口却是有开始愈合的迹象。

  那一天,新的亲王正式登基,这个世界迎来了新的领导者。

  

08
  所谓共犯,两人之间是不存在秘密的。记忆通过血液相知,想法,疑惑,在还没出口前对方都能感应得到,还有气味对于双方也是独特的。

  在第一次喝下亲王的血后,入口是无比的甘甜,随即是有什么阻止不了的如影片一般的画面涌入脑内。

  月亮升起,星辰环绕,但在这美丽的夜空下,却是没有人拥有空余的心情观看欣赏。

  殿堂内,每个人都乱了手脚,女仆在尖叫,男仆在疏散,原本平静的大堂内,一下子挤满了人。

  一个男人抱着怀中早以断气的女人失声痛哭,而站在一旁的孩子站在一旁愣愣地看着这一切,女仆们安慰着他。

  孩子拥有赤色的发,异色瞳内满是愤怒,随后他冲出人群,拔出了身上佩戴的剑,刺向其中一名贵族,所有在场的人都震惊了。

  孩子口中喊着“就是你,策划了这场谋杀!”

  这次终于看清楚了,那个被女仆围绕着安慰得的人,是年幼的亲王赤司征十郎。

  看到这样的场面,黑子一下子惊醒,在床上坐直了身体,撑着额头,指缝间能看到他微红的双眼,刚才看到的……是赤司的记忆!?

  “醒了吗?”床的另一边,赤司正睡在旁边,此刻满脸笑意的看着黑子,看着这个被惊醒的人,他满身是虚汗,在吸食了赤司的血后,只记得是有什么涌入脑内,随后自己是被赤司抱上床了吗?

  “那是什么!你……啊!”

  赤司拉住他的手,让他重新睡下,手拥抱住黑子“刚刚,你看到了吧,我的记忆。”

  “嗯。”一声闷闷的回应。

  “那一次,我失去的是母亲。因为她的血统问题,殿里有反对的人把她杀害了。”

  那是第一次,赤司说起了过去,这也是哲也第一次开始去了解这个日后要永久在一起的人。

  很快地,黑子学习了这个世界的语言,他不再仅限于听明白赤司的话。领悟能力提升了,身体素质也好了,但在日子一天天过去,黑子发现了赤司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悠闲,每每都是晚上就开始外出,直到天空中月亮开始消失才回来,一回来就开始要血液。

  而在一天内,黑子都只限于在房间内,和一些赤司安排好的教师学习这个世界的礼仪,作为一个合格的亲王共犯必要学习的事物。

  时间过去了多久,日子过去了多少天,对于这个永恒的时间中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只要对方还在自己的身边,那么无论有多少时间也是不够的。

09
  “你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吗?”

  月光照耀下的宫廷走廊上,赤司一直握着黑子的手走着,迟迟没有松开,在一旁的黑子正淡淡地笑着。

  “想起了我们第一次遇到时发生的事情。”黑子抬起头,望着那一双好看的异色瞳,和相遇那一天,依旧吸引着自己。

  “赤司君在那一天,为什么在花田中会认为我就是你的共犯?”或许这是所有问题中,是黑子还没有解决的疑惑。

  “为什么呢。”赤司笑着,弯下了腰,在黑子的耳边轻声说道“因为,你的血吸引着我。”

  说着,他亲了上去,一股熟悉的香甜在口中回荡,疑惑也随之解开。

10
  埋藏在脑海内深处的记忆,或许有部分已经忘却,但至今的生活,还有内心的这一份感情,并不会有所欺骗。


  57
评论
热度(57)

© 冬狐与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