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狐君語

已淡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待恋千年03

  ※恩,好吧,我词穷。

  领导者,是力量的代表。

  过去,他是带领着我们共同进退的人物,狐魁的代表,人类所畏惧的存在。但是,即便是这样的存在,对于要占领人类的领地的这种想法一次也没有,我们只需要在自己的领地内好好生存下去,愉快地度过每一天就足够了。

  但是,这样的希望,这样简单的想法也被破坏了,那些家伙,那些人类,带着野心袭击了狐魁,占领了狐魁赖以生存的地方,大多数的同胞都被消灭了。

  然而在逃跑过程中,领导者为了保护众狐,被人类袭击,最终我们逃到偏远的地方,遇到了他,我们狐魁一族唯一承认的人类——领导者的新娘。

------

  “我们的城市每天都有狐魁在窥视着,他们无恶不作,一直都是血腥地活着,以吸食人类的血为粮食……”老师一直迈着嗓子大吼,能看出他对狐魁的憎恨。

  这是现代人类社会必定会学到的课程,对于狐魁的认识。

  不同的人对待狐魁有着不一样的见解。人类中的部分学者曾经提出过要和狐魁共同生存,好好接纳他们,但这个想法至今没有被采取,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狐魁与其说是憎恨的对象,还不如说是令人恐惧的存在。人都是这样的,对于比自己强大,超越自己认知的事物都是抗拒嫉妒,会想尽办法来排除他们。

  “根据现在的记载,狐魁大多数都是以狐狸的形态出现的,他们没有主观意识,只知道一味地杀害人类,吸干人类的血来维持自己的生命,所以见到他们的时候要立刻拨打……”老师继续亢奋地说着,但听的学生却是很少,因为狐魁会出现在人面前的机率其实很少,基本上不会盲目地突然出现,但这也是之前的事情了,毕竟昨晚的狐魁出现就很反常,最近都是这样……

  黑子正在桌子底下看着手机信息,大多数都是昨晚关于狐魁的报道,这是最近才开始出现的事情,狐魁突然出现在人群之中,把人类的血液吸干后逃跑,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起事件,以往会歼灭狐魁都是隔几个月才有一两起会留下痕迹,这样的行为貌似是在寻找什么一样。就因为这样,导致一直以来整天正常工作的组织开始忙碌起来,很多在原本正常岗位上的人纷纷回到总部。

  ——黑子,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

  相田的声音又出现在脑海里,她恼怒的样子也挥之不去,虽然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但怎么说,即便下次相同的事情出现了,黑子也依旧会照做,因为这几次遇到的,都不是单纯狐狸形态的狐魁,那家伙有可能混在其中出现也说不定。

  ”现在我来问一下上一堂课说过的知识点,这里世界上狐魁的种类按等级分为哪几种?”估计是因为没什么人听课,老师觉得需要一些刺激来教训一下班里的学生,果然,一听到了提问,很多人立刻集中了精神,估计心里想的都是祈祷别抽中自己的想法。

  “黑子同学,请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一下子,能听到某些人松了一口气的声音。无奈地,黑子把手机收好。

  “老师所说的以狐狸形式出现的是最低等级的,也是最危险的。其次就是拥有人类形态的狐魁,那是仅次于狐狸之上的形态,但他们不会隐藏耳朵还有尾巴,锋利的牙和尖利的爪子随时也可以撕裂人类,这也是需要戒备的。”在这半段的回答里,全都是教科书上标准的解释,但这书里描述的也太过轻描淡写,还有书上也不会说出之后黑子准备回答的答案“还有一种狐魁,他们是狐魁中最高的存在。”

  回答到这里,老师的脸色开始有些难看,这些一般普通市民是不会知道的,毕竟不能造成每天人心惶惶地生活景象,所以老师也不会懂教科书以外会有的记录,而就在黑子准备说出时,小小的提示声在一旁响起。

  “黑子,稍微有点过了。”边说着,赤司把手指轻轻放在唇边,告诉他这是要保密的,同时也是为了继续隐藏某些东西。

  “抱歉。”随后黑子抬头看向已经开始疑惑的老师,说道“这是我的答案。”便重新坐下,又拿出手机保持回之前的动作。

  见状,老师立刻回到状态,并赞扬了黑子,然后继续讲起课程。

  一切又回归平静,但没有一个人会知道,此时此刻,班级里坐着一起学习的人中,有一只狐魁混在其中。

  他就是狐魁中最高的存在,拥有人类的姿态,人类一般的思考方式,同时有着超越人类的反应能力和敏捷度,也是组织内最畏惧的存在,因为在他们不显现出来之前,都不会有人能识别出他们的身份,除了他们的同类。

  赤司征十郎是狐魁,除了黑子以外,学校内的人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更别说,黑子和他之间的关系了。

  看似正常的生活下,危机往往也就在身边,随时都会把这份平静所打破。

  所有往后的事件都是从这一刻开始了。

  叮咚,放学的铃声响起,一天的学习也伴随钟声结束。学生要回家的或是打工的早早便跑回去,要参加社团活动的已经是迫不及待地拿起书包往活动场地走去,而留在教室的则是要当天打扫的学生。

  原本应该和以往一样的平静日常,但一声尖叫声从操场处传来。在看到情况之后,所有人都立刻跑开离去,没有任何人敢逗留在此。

  操场正中,有一只狐狸正站在那里,它看着四周逃跑的人,头上的狐耳不停地转动着,补抓空气中的气味。直到现在,警报声才开始响起,但留在校内的人太多了,疏散一时之间也来不及,但狐狸并没有立刻攻击人类,而是把头抬起,它的眼看向教学楼那边。

  与此同时,有两人也开始戒备起来。

  “行动不太正常。”这是在看到狐狸开始迈向教学楼方向时,赤司说道“怎么办,这里这么多人,会被目击到的。”

  “感觉它是冲着你来的。”把座位旁的书包拿起来,从最底部掏出一把泛着银光的手枪,在一旁边戒备着狐狸的行动边上着子弹“是你的气味吗?”

  “这次又不用向相田丽子汇报吗?”在黑子准备发出信号的时候,赤司问道,但黑子并没有回答他,赤司早已习惯这种模式“还是一如既往。”

  赤司明白,11年前所谓的加入组织,只是为了有一个能歼灭狐魁的一种渠道,枪这种东西可不是能随随便便就拿出来啊,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待在日夜要接触狐魁的地方,迟早能找出那时候的真凶。

  “选在这种人群密集的地方,真不像它们一贯的作风,歼灭可别让一般人看见。”

  这是加入组织里必须要遵守的一条规矩,任何歼灭行动都不能被一般市民看见,所以当教室里突然冲进一个女同学时,赤司很快地用身体挡住黑子握着枪的手,并快速拽着黑子往外跑去,寻找适合的地点再下手处理。同时,赤司也通过窗户看到,在两人开始移动的时候,狐狸也有了下一步的行动。

  跑离了课室,来到位于和教学区分开的综合功能室,这里有足够宽敞的空间可以发挥,门口处也迎来了一直窥视跟踪他们的猎物。

  “小心点,赤司君。总觉得今天遇到的狐狸有些不同。”

  “的确。”赤司赞同道。

  就在两人准备以以往的配合来歼灭狐狸时,对方在距离两人还有一半的距离停下了,它蹲坐下来,做出了确认气息的行为,这是狐魁对同伴之间的确认才会有的,但要是放在现在,是很不正常的,毕竟和人类在一起的狐魁,都是稀有的契约狐魁,也是会被同类敌视的一种存在。

  就在两人在为此行为疑惑时,狐狸开口了,那是一种听起来不舒服的极尖的声音。

  “还想着为什么会有这么熟悉的气息,原来是大人您啊!啊啊,还以为是错觉,但是,气味是不会骗人的!”

  就像是在自言自语,自娱自乐一般,狐狸的话难以理解。

  对于这种状况,黑子拿起了已经上膛的手枪,对准了狐狸,随之,那尖细的笑声也停下了。

  狐狸又再次确认了气味,能看到它的眼里原本是敌视人类的仇恨眼光,但不久又恢复了比之前更为之兴奋的状态“还在想为什么大人要和卑鄙的人类在一起,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今天真是令狐魁大快的日子,我们要复兴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整个接近密闭的空间里充刺着令人不舒服的笑声,但狐狸的话却是难以理解,黑子听过后的判断是,立刻解决它。

  就像以为一样,黑子习惯性地用眼神先望向赤司那边,下一秒就应该是赤司凭借狐狸敏捷的身手扰乱对方的视线,然后在恰当的时机由黑子开枪打倒对方,这就是两人一直以来的密切合作。

  但就在所以准备做好,准备开始的那一刻,黑子没有接收到赤司回望过来的目光,他看到的,是赤司在原地用手扶在额前,眼神里满是不安定的一幕。与此同时,狐狸又再次开口。

  “难道说,大人您忘记了以往的事情,忘记了曾经我们应该憎恨,应该愤怒的心情!”狐狸开始向前走去,和两人距离拉进“您曾经对血的渴望,对人类的憎恨,对杀灭的愉悦,那眼里一直对人类土地化为地狱情形的饥渴,难道你都忘了!”

  狐狸激进的演说,每一句的话语都令赤司的精神更为不稳定,黑子能感受到这一点,有什么正在苏醒。

  “别再说了,这是你们无情的狐魁才会有的爱好,赤司君可没有你说的那些野心。”

  “野心?爱好?不是这样,这可不是我们生来就有的,是人类的蛮横赋予的!因为您是人类,您会忘记也是正常,但是,大人不应该忘记的,他会在您身边也就说明了这一点!”

  狐狸在两人的面前停下,这是第一次有狐魁能近距离地站在两人面前还毫发无损。

  “那一晚上的事情无论过去多久我们都不会忘记的,领导者抱着浑身是血的新娘痛哭,那样的事情我们不想经历第二次!”

  彭,一发子弹落在了狐狸的腿边,令所有的沉重气氛打破。

  “黑子,你没事吧!”是相田丽子的声音,出现在课室门口那边,看来组织为警报声出动了。

  “这种情报得告诉大将他们。”狐狸又开始自言自语,随后转过头来,说道“很快我们会再次相见,下一次就是来迎接两人。”

  就在下一轮的攻击准备到达时,狐狸立刻从一旁的窗边跳出,立刻逃走了,徒留在场的人摸不清状况。

  见状,相田准备前来询问两人情况的时候,担心赤司的黑子立刻转过身去问他,但却是被一把抱住,有一股离地感袭来。

  “别过来!”

  在众人面前,赤司以公主抱的形式把黑子护在臂膀里,并且对准备靠近的相田发出警告。

  随后按着狐狸离去的方向走去,抱着黑子从窗边越出,不顾怀中黑子的疑问,也不顾组织内人员在后的叫喊,径直地快速跑走。

  脑海里仅剩的是保护好黑子的意识和一直无法挥去的声音“把身体的控制权交还给我。”

  

 

  4
评论
热度(4)

© 冬狐君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