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桑

不知道能不能行,试一试吧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潘多拉赤红的爱 02下

  呼呼,火神喘着气,躲在水泥柱后面。

  真糟,备用弹已经用光了,火神摸着皮带上的装物品布袋,愤怒地想着。

  从刚刚一开始,就没有见过黑团的宿主出现过,而黑团却不断地挑衅着他,火神的性格哪里耐得住,就犯了最大的错误——攻击没有实体的影子,使得子弹用光。

“可恶”拳头砸落到地上,为自己的鲁莽性子自责。

“躲起来啦~胆小鬼”那一个不现实的声音响起“我猜~呵呵,是子弹用光了吧~”黑团再一次挑衅地说着,心情愉悦地哼着小调子。

  手把枪握得更紧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颗子弹留着弹筐里,无论如何都要打到黑团的宿主。

  冷静了下来,聚力到脚跟处,准备好...

“火神!”带着微怒的女声响起,另火神绷紧的神经得到一丝解放,但随即一丝恐惧从心底里蔓延出来。

“教练....."心虚地发出这两个字。

“火神!为什么又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已经是第几次了,啊!又不想想后果。你的脑子里就只有怒火没有理智吗!”

  影子中传出带有冷笑语气的女声,相当不妙,这是火神此刻的想法。

“唉,算了,又不是第一次了....."相田丽子无奈地说着,深深吸了一口气后,转变用着命令的口气说着。

“火神,你负责找到宿主!日向,伊月,你们负责掩护!”

“是,是,收到”伊月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显然已经赶到过来。

  火神还没有反应过来,头就挨了一记.....

“这个笨蛋,笨蛋火神!已经是第几次了,啊!!?”

“前辈....."

  "真是的,千里迢迢赶过来,我们才刚刚....."嘣,背后的水泥柱炸开,三人立刻散开。

“咦~又多了两个哥哥~但是,应该都是一样,是胆小鬼吧~”黑团狂笑着,把四处的水泥柱砸得粉碎。

“啧”日向咋了一下舌“狂妄的小鬼”

“鬼....狂妄的鬼.....“

  ”小心!“日向扑向伊月,身旁的水泥柱被炸开

  ”真是,这个时候还想着冷笑话,你....唔“

  空气在下一秒被掠夺,伊月抱住日向像后扑去,水泥柱檫身而过,黑团在他们对话的时候直接把水泥柱扔了过来,砸得粉碎。

  ”还有时间训斥我啊,这样就互不相欠了“

  ”唉,真是“站起身来,日向抓了抓头发说道”那接下来就到教育时间了,让那个小鬼知道什么叫尊重长辈“

  黑色的气场以肉眼可见的情况蔓延在日向的身边

  双重人格出现了,这个黑团真有能力....此时伊月在心中默默地为黑影点上蜡烛。



“这里,火神!”

  黑色的影子在不断地移动,暗红的高大身影在后面紧追,趁着刚刚黑团的注意力被吸引,火神快速跟着相田的契约能力——黑影走着,找到被黑团附身的宿主。

“喂,教练,到底在哪里,还没到吗”

  在水泥柱四处倒地,路坑坑洼洼的地方一路奔跑和寻找,任谁都想说怎么还没有到。

  而影子没有任何阻碍得划过,带领着火神前去宿主的身边。

“到了”相田通过影子喊了一声。

  火神抬头望去,心中一紧。

  一位十一二岁的少年无力地依靠在柱子上,头发零零散散地落在他的脸上,双眼无神空洞,呆呆地望着前方,这就是被黑团契约后的宿主。而且显然这孩子已经和黑团契约了很久,眼神中什么光也找不到,看不到了。

  握紧了手中的枪,慢慢举起,手指一直停留在扳机上,迟迟没有扣下,心紧紧地被揪住

  果然过来那么久,还是无法忘记,那一双充满绝望的双眼在望着自己的那一刻,是那样的无助,又回想起黑子,心就莫名地被揪住....

  相田丽子久久都听不到枪声响起,开始着急了,突然感应到黑团接近的气息,立刻开口说道

“快!火神,开枪啊,要回来了!”

  火神立刻回过神来,扣下扳机,子弹飞快地冲出枪膛,没入少年的胸口处,少年像得到了满足一般,眼皮沉沉盖上空洞的眼神。(这里的子弹并不是拿来杀人的,是特殊的专门为契约者而设计的)

“不——!!”黑团的尖叫声在火神背后不远处响起,渐渐地身体消散,变成一股黑烟

“终于,解决了”日向的声音响起,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在他身边飘动着

“前辈也用了力量”火神惊讶地问道

“啊,我要教训一下那个狂妄的小鬼”日向亢奋地说着,在他一旁的影子慢慢变透明,消失不见

“好了,好了,带上那个孩子离开这里吧”

  伊月抱起少年,相田丽子黑色的影子回到他的脚下。

  望着刚刚黑团消散的地方,火神攥紧了拳头,想到:总有一天会再见到你吧.......黑子




  黑色的巷子里时不时传来东西被碰倒的声音,白色的衬衣上满是血的男人歪歪斜斜地跑着。冲出了巷子。

  整条街上只有一盏昏黄的灯照亮着。

  男人不断地颤抖着,看向四周冰凉的建筑,空旷的大街,能听到此刻自己清晰无比的心跳声。

  昏黄的灯闪烁了几下,静静地能听到若隐若现的靴子声,越来越近

  人出现在灯光下,影子被拉得老长

丝丝缕缕醒目的蔷薇发从帽子的缝隙中露出,大大的黑色风衣包裹住他稍显矮小的身子,手上提着一个显然与他身高不相称的行李箱。

  男人像是找到救命稻草一般,把这样的旅人为什么会出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的思考都抛之脑后

“救....救救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我...我一醒来就....."硬生生地把话吞回到肚子里,冷汗铺背

  面前的人一金一红的眼瞳冷漠地看着他,就像在看肮脏的蝼蚁,金色的眼瞳中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男人倒在地上,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像是被猎人盯紧的猎物,动弹不得。

“真脏”不带任何感情地说出一句话”处理掉“

  霎时,一道道黑影从周围黑暗处像箭一般汇集到男人身下,原本的影子被瞬间淹没,地上的黑影越来越大,只听见一个声音响起

”赤司大人,您来了,对不起呢,这个人太没用了,才解决掉几人已经崩溃了“带有敬语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安静的气氛。

”没问题,继续找下一个人吧“

  虚渺的声音像是得到肯定一般,连忙感谢到

  男人听着这一段对话,以为自己得到了解放,可在下一刻他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绝望

”动手“

  一道道黑团从地面跃起,勒紧了男人全身。男人两眼突出,鼻和口不断流出血来,心脏的跳动声在寂静的街道中无限放大。

”啊——!!“一道血从口中喷出

  黑团立刻散开,男人无力地倒在地上,不断地抽搐着,体温在渐渐地逝去。

  一切的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只剩下男人的尸体倒在路中。

  


”哲也,已经解决了,睡吧“赤司望着行李箱温柔地说着,双眼的冰凉早已退去,仿佛刚刚的只是一场错觉......


后记:感谢你观看到此,在下一章大概会说出这一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直看得不太懂的你别放弃看下一章的(世界观解释),谢谢观看~

(想看第二章完整(上+下)的请到这http://weibo.com/p/1001603934849781132099


  11 7
评论(7)
热度(11)

© 纯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