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桑

不知道能不能行,试一试吧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强制(系列一)

※帝光时期,赤司*黑子

※有肉(第一次尝试写,可能会有些奇怪)

※因为是分开几个时段写的,所以会有些接不上的地方


“唔.....”意识从黑暗的沉睡中慢慢醒来....

  想坐起来,这是此刻黑子的想法...但.....好重,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是此时黑子的感受

  慢慢适应了醒来前的混沌感,开始冷静地思考起来

  我在哪?这里不是我的床....说起来,刚刚我还在学校来着....和赤司君在说着.....

  “终于醒了吗”熟悉的磁性声在耳畔边响起,硬生生地打断了自己的思考,但也多亏了这一声,让自己开始理清了情况....

  “赤司君....能请你从我身上起来吗,很难受。”

  “诶....!哲也真是傲慢....”明明是一句短短的话语,却被赤司恶劣地拖长音节,声音通过空气的传播一字不漏地塞进黑子的耳内。

  不用看也知道此时赤司的脸上是怎样的表情——相当恶劣。

  闭起眼睛,再次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自己无疑是睡在一张床上,刚刚声音的主人此刻正用半个身体的面积压在了自己身上,自己的后劲处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从醒来那一刻起就一直隐隐作痛,最可恨的是赤司一直压在自己身上,没有半点要起来的意思。

  “傲慢的.....是什么意思?”

出于礼貌,黑子并没有立刻推开赤司,而是任由自己承受着后劲的痛之际还要承受赤司一半的重量,反问了赤司。

  “哲也,你要逃走吗?”

  根本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但正是这一问,让黑子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赤司会在自己身上,还有就是为什么赤司会说出这样的话。

  “并不是逃走,赤司君。”微闭的眼再次睁开,蓝瞳坚定地望着赤司,蓝得透彻“而是退部,我要离开这个团队。”

  白皙的手握紧,能看到的确是下定了决心。

  啊,就是这个眼神。赤司心中暗暗想着,好想...好想让他破散,变得空洞,变得只听从我,不再有这种糟糕的决定啊。愈发想着,嘴角勾起的弧度也就越大,金色的眼瞳中闪着施/虐的眼神。

  “呐,哲也,你有想过吗,当初是谁让你进入一军!又是谁让你有了现在的打球方式!”不是反问,而是像公布什么一样的语气“那是我啊.....赤司征十郎啊!”

  说着,翻来个身,双脚垮/在黑子身体左右两边,一只手撑在黑子头边,另一只手也不空闲,开始解/着黑子身上的帝光校服。

  因为那熟悉的话,相同的语气,令黑子再次想起那一天的情景,全身无来由地战栗着,大脑早已无法理清赤司所说的每一句话,只是一直回想着晕过去之前发生的事情。

※时间回到放学后
  “赤司君,这个.....感谢你一直以来的关照,谢谢”

  向前递着用信封装着的文件,上面写着大大的〈退部书〉三个大字。

  风吹起了校道边盛开的樱花树,樱花瓣在夕阳的光照下翩翩起舞,染成橘黄。

  蓝发少年鞠着躬,递着退部书,等待身为部长自己的批准,但....他怎么会放走这个自己喜爱的人,放走这一抹舒心的淡蓝呢?

  不能放他走,留下他。心中命令着自己。

  “为什么要离开?”

  “我不喜欢篮球了,只是这样。”

  “不能留到最后,决议要走?”

  “是,请赤司君成全我。”

  “不行!”

  “欸?”不可置信地望着赤司,发出疑问。

  “不行,只能留在这里,不能退部,当然也不能走。”

  “你这是强词夺理”少有的,黑子没带敬语对着赤司说道“就这样,接不接受是你,签字也随你,但我....不会再来篮球部,也不会再来见你们‘奇迹的时代’!”

  说完,把退部书放在地上,头也不回地离去。

  "呵......“赤司冷笑着。

  不行啊,哲也。我培养出来的棋子居然不按自己的路线走了,看来很必要调/教一番,让你知道自己是谁的......

  还没想完,身体已经比思想更快地行动起来,一个手刀劈向后颈脆弱处。

  不出所料,黑子双眼一黑,向后倒去,落入赤司的怀中,稳稳地抱起黑子,走出校门,丢进了自家的私家车内......

  链接http://weibo.com/p/1001603939568838681085

※几天后

  ”小黑子,已经.....恢复了吗“黄濑担心地看着眼前麻木的黑子

  几天前的比赛,黄濑第一次看到黑子流泪,还有那原本好看的蓝色也破散了,之后黑子就没怎么来过篮球部,可今天一来到部里就看到黑子

  ”呀,小黑子,脖子上的是什么“眼尖的黄濑发现了异样,随即转移了刚刚沉重的问候,变回以往的活泼态度.....

  “......“刚想开口,又强制地咽下话语......

  因为......不远处,赤司正站在门口处,示意他过去,一金一红的眼紧紧地盯住他

  起身,与黄濑擦肩而过,但还是说了一声“谢谢你,黄濑君”

  只留他一人站在体育馆中,夕阳照射在他的身上......


车上

  黑子被赤司强烈要求坐在他的腿上,手紧紧圈/住黑子的腰

  理顺着黑子的发,满意地看着黑子无力地靠在他的胸膛处,脖子上系着属于他的标记物

“哲也,会和我去同一间学校吧,一起再打篮球”说完,在脖子上咬/了一下,显出痕迹

  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应着赤司的话说出

  “是......"没有任何的泪水能够从空洞的眼中流出,疲惫地合上眼睛......


—END—


后记:感谢你的观看。

最后赤司还是强制性地把黑子留在身边,应该有扣住主题吧。

这是第一次写肉的说,诸多不好的地方也请不要见怪,有着许多重复的地方吧,也有很多的地方我没怎么写好,凑合着看吧。结尾好像也很强制性的结束。


  36 5
评论(5)
热度(36)

© 纯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