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桑

不知道能不能行,试一试吧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染

  ※帝王赤司×所有物黑子
 


  [是你!杀了他.....]不成调地,怒吼而出.....

  血溅在他苍白的脸上,染红了他。

 【是我】无情,没有起伏的话.....

 【回去!你拥有了不该有的感情】

  血同样染红了他的和服,与他张扬的红发相比,黯然失色。一金一红的暮俯视着蓝发少年。

  

  哐,刀与刀相撞,少年的短刀被击落,脱手.....与地面相碰,不再成声.....

  [啊!]

【回去!】无视少年的痛喊.....在刀抽离的同一刻,再次命令到。

 血不断从手掌上涌出,热,与痛传达到脑内,让少年多少冷静了下来,滚动着愤怒的蓝暮回归蓝的平静,但依旧夹杂着一丝憎恨。

 攥起冰蓝的发,被迫其仰视,金色的暮中倒印少年脆弱的脖颈。

【坏孩子,我说过的】

  用力,扯着发....

【我的命令是绝对的!】

  感受着少年止不住地颤抖,满意地着手擦去他脸上不属于他的红。

【懂了】

 顺了顺抓得翘起的发,少年变回自己满意顺从的模样

 抱起,离开

身后燃起的熊熊烈火,所及之处都是——赤红

疲惫地闭上眼,在帝王的怀中,被赤红包围。

该忘记的,待眼再睁开时,便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留痕迹......


  嘶——!

  贵重的,印着蓝瓷的杯摔落在酒红的地毯上,茶水溅在同样贵重的和服上,留下淡淡的黄印...

【过来】

  颤抖着手,忍着痛把杯捡起,放在桌上,挪步迈向赤红处

  每一步的走动伴随着身上的饰物碰撞的响声,无一不在提醒他此刻的身份。

  熟悉的味道扑入鼻腔,话语再次响起

【哲也,又染上我的颜色】

  好看的眉紧皱,伤口传来丝丝疼痛....

  白色的绑带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失去本色,年轻的帝王按压着伤口,让红的扩张更为之迅速,但怀中的少年未曾抱怨过一句....

  嘴角的勾起弧度

【这,已经没有用了】

  说罢,无情地把绑带扯离,血没有了阻挡,流到了十指相扣的另一只手.....

【哲也,记住这种痛苦,别太狂妄了】


  冷汗布满全身,蓝色的发张乱地贴在额头上

  血止住了,绷带被红色的丝绸所代替。

  华丽的和服被一件件褪下,身体暴露在帝王的眼前,在空气中发颤.....

  [唔.....]

  腰身处被骨节分明手指抚摸,即使过去许久,至今也依旧感到不适。

【哲也,只要它还在你的身上,就好好记住.....】

  赤红的帝王的烙印,在白皙的的身体上格外明显

【你还是我的,绝对逃不了!】

  在少年的身体上永远无法去除的,属于帝王强制烙印上的红。

  放倒在床上,新一轮的夜——开始了.......

  32 5
评论(5)
热度(32)

© 纯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