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桑

不知道能不能行,试一试吧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冥灵者

※冥灵者赤黑   ooc

※这是一篇架空,架空,架空,创世文。冥界的一大堆设定皆为私设,与你们的理解,看到的版本有出路,表示抱歉

※十五题之中的创世:十分钟的创世。至少包括完整的风土,政治,地理,宗教设定,试着让这个世界有趣


————————————————————


  "你好。“平淡没有起伏的问候。

  转头,陷入一片平静的蓝。赤红的油纸伞撑在头顶之上,与蓝毫无违和。

  蓝发的少年,赤色的油纸伞,成为自己眼中灰白世界中唯一的色彩。想询问原因,少年的一句话,打破了所有的想法......

  “你,已经死了“

  雨声渐大,一切,都变得那么遥远。



  ”别.....别说傻话....我怎么可能....."死了....

  少年认真望着自己,没有半点开玩笑的眼神,不禁让自己咽下未说完的话。

  “那....你怎么能看得见我!“

  ”那你又为何只立足于此。“

  少年的目光越过他,望向更远。



  黑,白,灰,四周气氛压抑,悲伤。

  自己熟悉的人脸上失去平时的笑容,心爱的妻子抱着灵碑,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下“为什么....要丢下我 .....不要....离开我啊...."

  再也忍不住,冲过去想抱紧她,然而一切都只是徒劳。

  别说抱紧,连碰也碰不到,直接穿透过去......

  年老的长者搀扶起哭不成声的妻子,撑开黑伞,安慰着她。



  7朵百合扎成束,位于灵碑之前。

  人群离去,只剩自己和他......

  他?

  少年?

  一个能看见死人,告诉自己已死的少年,自己现在又是什么?

  “你是谁,我又是什么....?"

  "我?“

  ”黑子哲也,我是冥灵者。“



  把迷失,对世界还有留恋的灵魂带回到正确的地方。在世间与彼岸往返,此为冥灵者。



  ”还,对此有留恋?“

  望了望碑前的花,妻子远去的方向,相信自己已经能放心离去

  ”不,已无憾。“



   话音刚落,少年背后,长长的道路铺开。

  无数的红映入目中,彼岸花盛开,类似透明的长魂拖着尾围绕少年,欢迎着他的归来。

  脚踏入冥水中,彼岸花一路上,艳如滴血。

  河两旁的流放着自己的记忆,如同残片,一幕幕如同电影般播放,每过一段,被引领的魂身化作蝶,慢慢飞散。他越走越远.....

  终,蝶散尽

  ——来世,再与重要的人相遇。


  河段上,黑子肩托着伞,望着冥河上飞舞的灵蝶,开口道

  “赤司君,冥桥上。”




  黑暗,冰凉,乱石堆放在四周,冥水被血染了又染,已成黑。雾笼罩,宛如死城。

  “我,我记得我已经死了,你怎么还像恶鬼一样纠缠我!你又是什么!”

  罪恶的灵魂在怒吼着,一声轻笑后,低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冥灵者,赤司征十郎”

  “带你前往地狱,罪人。”

  无数白皙的手抓紧狂吼的灵魂,硬生生地攥入冥水,堕下。

  


  一切归于平静,一只灵蝶飞舞,给这带来一丝光亮,同时照亮了赤司的脸。

  赤红张扬的发,漆黑的服上血迹退去,靛蓝的伞持与手上,蝶停留在伞头,黯淡消去

  “真快,哲也。”

  撑起伞,迈步走去,赤金色的瞳在深渊的地狱之中闪烁。




  冥空之上,冥星滑落

“工作....."

  冥桥之上,黑子说道。

  “但,每一次哲也都很轻松搞定。”

  “我可不承认,赤司君。”

  步与桥上,撑起少年的赤伞

  “我选择的人果然没错。”



  当年的阴阳差错,黑子错当成罪魂与赤司相遇。现在与其为伴,互相配合。

  “走吧。”

  “这次是一起?”

  赤伞下,两个身影向前走去,到世间。




  一场灾难,无数的灵魂与罪魂一同存在,驻留世间,等待引领。



  “你好,我是黑子哲也,冥灵者。”



  “冥灵者,赤司征十郎。”



  “带你前往彼岸。“



   ”带你堕入地狱,罪人。“



——————————————

www,十分钟的创世,表示自己断断续续地创了一个星期。

世界解释:一个有冥灵者的世界

  分为两种冥灵者:一种是带领和善有作为,对世间依旧有迷恋,引导他们前往彼岸,黑子就是这种。另一种也就是罪魂,陷害,谋害,即使死去,本性依旧想伤害他人,最后所到之处为地狱,赤司还是挺适合教育一下他们。



以下是另一个失败的创世(只讲大概设定和关键对话句子

  两个分开的世界,但有连接处,只有王族知道。

  两个世界都是相同的, 相同的人,相同的物。因经历不同,性格也不同。

  当两个人相遇,达成共识,会成为一个人。不再是两个极端,心中残缺的部分会被填满。但两个人不会消失,成为人格。

  以下为区分:

光:俺赤,黑子           影:仆赤,哲也


  黑子做梦梦见另一个自己

 “黑子哲也,你是?”哲也笑着报出自己的名字

  “黑子....哲也,相同的名字。“黑子惊讶。

  哲也说“果然,和征十郎说得一样,世界的另一处有着与我们相同的人存在” 


  一个契机,黑子和哲也相遇,达成共识,成了完整的黑子哲也

  仆赤强行留下黑子哲也,俺司过来找

  后来的争抢中,黑子/哲也(两个人格)说道

  “达成共识,我们所爱的是赤司征十郎啊。”




 @可攻可受是阿蕊 我交稿了www,表示把题目里的风土,政治,地理,宗教都没了,直接来一个世界www

  哪里不足我再改改,我创了两个世界,有一个写到一半写不成,最后就出了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的世界了,那个是.....人格分裂的产物。

  你给我的那个脑洞我不够时间写,抱歉。


  19 1
评论(1)
热度(19)

© 纯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