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桑

不知道能不能行,试一试吧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我能取哲奈为妻吗?

※王子赤×平(贫)民黑
※这一篇选用了非常非常非常老套老土的剧情(童话倾向),介意者,想吐槽的人慎重选择观看。
※人物ooc,赤司是一个抗拒女性的人

 帝光历411,洛山帝国有了喜讯。

  

  “你说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的说。”

  “那么确定.....”

  “当然,毕竟皇后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可经不起第二次的折腾啊....."

  “嘘,安静....."

  原本还在宫殿走廊内边走边说的女仆们停止了谈话,进入宫房。

  白白胖胖的脸蛋,感觉都能掐出水一样,是一个健康的男孩子。此刻的他正在父亲的怀中熟睡,似乎刚刚出生那一刻大喊的并非他本人。

  “征十郎,这是你的名字。”

  “你可要成为下一任足以领导国家伟大的帝王!” 

  无数人期待的眼光,父亲的愿望,帝国的王子,但谁也没想到的是日后年轻的帝王会与一位男性相伴一生......

17年后 

  “征十郎”

  长达几米的饭桌上,丰盛的晚餐有讲究地摆设在上,一头一尾的座位上两大人物正有礼仪地进餐中,然而年老的旧帝王声音响起。

  国家的贵族礼仪上,进餐过程中禁止谈话,想必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你是时候找一个未婚妻了,为日后做准备......你看,邻国的....."

  “非常抱歉,即便是父母的要求我也不会答应。”

  “但这是必要的,你作为一国的领导者。”

  

  赤司征十郎,现任洛山帝国年轻的帝王,无论是政治,剑术,策略,还是领导能力都是无可挑剔,可是.....他抗拒女性.....

  在这个问题上,赤司征臣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直用心培养的儿子居然会抗拒女性。在记忆中,诗织还在世时,儿子的厌恶还没那么严重,最多也只是除母亲以外不接触任何女性而已,但现在.....抬头看了看四周,洁白的立领配上黑色修长的燕尾服,整齐划一在一旁等待的男管家们,所见之处没有女仆存在,这原因当然是自己那抗拒女性的儿子所作所为。

  砰,收拾盘子的碰撞声把赤司征臣从回忆中拉回,晚餐时间将要结束,赤司征十郎也依旧拒绝自己的建议。

  “你不愿意找一个女性结婚,相伴一起也没有关系”

  一国原本的君主终放下所有的坚持说道

  “但是,你必须立一位正室出来,名义上有一个。”

  “......."

  名义上的新娘,说明洛山的旧国王已经做出了最后的退让。

  “这是真的,名义上的新娘。”

  “是的”

  “可以”

  简介明了的回答,看来这个决定已被接受。

 ”你这家伙在的吧,快滚出来!“

  粗暴的嘶吼,杂乱有力的敲门声

  ”切,又不在吗。“ 另一个男人吐了口唾沫说道

  ”混蛋,要是让我找到他,绝对让他吐出债来!“

  ”走了,走了“

  哼,一脚踹向破烂不堪的门,扫兴地离去,狭窄的通道里靴子声回响,两边的墙上满是用红漆写满的”欠债“”还钱“等大字

  ".....看来,走掉了”

  蓝发少年叹了口气,顺着墙壁任由身体滑下,坐在地上

  “这是这个星期第几回了...."

  攥紧手中仅有的硬币,抬起蓝色的目望着远处有些发黄的照片,叹息道。

  黑子哲也,在洛山帝国贫民区中生活,即使在繁荣的地方也会有贫穷的存在。他刚才又经历了被人上门讨债的事情,这一切都由他爱赌的父亲开始,现在父亲失踪,债期逼近,上门催债的人也随之增多,时间也越来越频繁。

  到底要怎么做....

  黑子深深地把头埋进双膝上。

―——————

  “喂,你看,那是不是王室通告吗?”

  “那里?”

  “嘿,这不是可以赌一赌,不行的话可以赚到一笔耶。我要是女性也就好了。”

  街道上原本行走的路人都纷纷停下,围在公告栏那边叽叽歪歪地说着,正去往打工路上的黑子因人们的话语停下了脚步。

                                王室通告

  我国帝王赤司征十郎近几日举行招亲仪式,凡16岁以上的女性皆可前来参与,当然凡来参与者均有厚赏。

  有意者,即日起可到帝国中竞选。

  以上。

                                                                                                             帝光历·428

  “啊,是那个王子大人,说不定自己会被选中~”

  “呐,去试试,说不定哦。”

  女孩们嘻嘻哈哈讨论着,看来是去准备了。

  皇室...厚赏....财富.....几个词在黑子的脑内快速运转着,貌似找到了可以快速还债的方法。

——————

“有这些真的就可以了吗,哲君?”

  “恩,谢谢你,桃井桑。”

  接过女孩递过来的衣物,黑子感谢地说道

  “哲君的话,说不定可以哦~”

  “别开这种玩笑了,只是为了还钱.....”说道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啊,我知道的,哲君一定能想到办法的,加油!”

——————

  “呐,小征,你不是抗拒女性吗,为什么要答应旧帝王的要求?”

  “是不是说明天可以在宫内见到大量的美女,好啊好啊,可以看中一两个给抱回去!”

  “这个....笨蛋,小征还在的....”

  “玲央姐,明天.....”

  一股寒意从背后涌来,叶山知道大事不好....

  “那个....王子,刚才的只是玩笑而已,玩笑....”

  “对于老家伙来说,后代顾为重要,他都作出这样的让步了,那我不回应的话可是会错过了这个大好的机会,毕竟有哪个女性能让我看好,我倒是挺期待的。”

  呼,叶山松了一口气,看来赤司直接无视了自己。

  “真的,期待明天。”

  笑意挂在嘴边,这个举动令实渕和叶山同时打了个寒颤....

  铛,教堂的钟声敲响,无数白鸽展翅飞起,新的一天迎着新升起的太阳到来。

  “让开!让开!”

  一大早,路上已经炸开了锅,马车在路上狂奔,少女们穿着艳丽的裙子向着皇宫的方向赶去,今天是帝王的选后之日。

  参与的女性们由宫内排到宫外,一个个等着接见,满是期待的眼神。

  “听说帝王喜欢有内涵修养的女性”以为穿得正统华丽的少女正用扇子挡在嘴边说道。

  “不,不,肯定是活泼的我!”一位穿得俏皮的少女争论道。

  队伍里渐渐传来争吵的声音,无人制止,直达一位女性失神的从门内出来,所有的争吵一一停下。

  “哈哈...哈,这,这怎么可能。”

  “是,是,请回。”侍卫们左右一人抬起少女的手臂走出。

  “骗人....”

  “那是谁啊,怎么她一出来,气氛都变了。”

   “你不知道吗,她可是全镇最有名气的诗小姐,据说邻国的王子也来找过她。”

  “诗小姐的,就是那个.....骗人的吧...”

  “看来,要求很高啊。”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面,原本闹闹哄哄的大殿内变得安静,徒留侍卫“下一个”的呼喊声....

  9:00——11:00

  队伍不断向前,选举依旧继续,但进去见面的人时间越来越快,基本上进去过的少女出来以后都变得无神。队伍的排序,前面的大多数为地位高,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小姐们,现剩下的大多是长相一般,甚是贫穷的少女等候着。

  帝王的要求....到底是什么?难道就没有一个少女符合?

“下一个”

  一位蓝发的少女推开了厚重华丽的大门....

——————

  【他就是帝王,感觉有什么....不同?】蓝发少女见到帝王时如此想到,却不知自己由一进来时盯着别人看的举动被某人尽收眼底。

  【这个少女有哪里不同,违和感?】与此同时赤发的帝王如此想到,一直处于无神的双眼明亮起来。

  “黑子哲奈,16岁,出生于贫民区一带,简介....没。”

  没?! 实渕拿着资料读着,快速地翻找着其他资料依旧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少女的介绍,这个少女难道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竞争这个位置?

  “小征,这孩子.....” 

  待看到赤司的嘴角上扬,实渕立刻停下接下来要说的话。

  “黑子哲奈吗,接下来我能称呼你为哲奈吗?”赤司从座位上站起来说道。

    “.....”

  “哲奈?”

    重复叫多一遍,少女依旧没有任何回应自己的意思,只是至始至终站在原本的地方观察着自己

    抬腿,走向少女,周围的侍卫无一不感到惊讶....

    赤司征十郎居然....居然主动走到女性面前!

  “哲奈?”

  “啊,是....”

  待回神过来时,一抹赤红近在眼前,张扬的红发,一金一红的异色瞳倒印着自己的影,近在标尺....

  ......!

  一不留神,自己习惯性地向后退去,不料,踩到了裙角,重心不稳地向后倒去,闭紧眼,却感到背部有一双手扶着,得以平衡。

  “谢谢。”一边道谢一边整理自己的裙子,心却在颤抖着,刚才应该没有暴露吧。

  天真的想法,令只顾整理的黑子并没有注意到赤司嘴边挂着的笑容,同时也忽略了一旁侍卫们即吃惊又感动一般的神情。

  这是赤司征十郎继母亲以来第一次主动触碰女性!

  “小征,这孩子怎样?”

    还是玲央率先开口问道,顺带提醒地说“后面还有很多女士们在等候哦。”

  “不,我还有一些事情要问哲奈。”

  噢.....!全场开始骚动起来,徒留蓝发少女在原地一脸懵。

  “哲奈。”

  “是。”

  “为什么身为平(贫)民的你会来竞选这个皇后之位?”

  “这个是.....”

  “是因为地位,还是...皇室的厚赏?”

  蓝色的眼瞳在下一秒恢复了平静,淡定地说道

  “当然是后者!”

  “嘿,是这样。”异色瞳紧盯少女的一举一动,等待着少女下一个有趣的回答。

  “我并不认为自己的身份,地位,样貌有哪一样能配得上,所以我能明确地说出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是吗。”

  本以为可以结束的时候,帝王却继续着下一个问题的。

  “那,哲奈会做饭吗?”

  “我对水煮蛋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那,汤豆腐呢?”

  “不,没听说过....”

  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是什么时候才能结束,黑子在心中宣泄到....

  “那哲奈喜欢吃什么?水煮蛋?”

  “当然会选择香草奶昔。”

  “为什么会那么需要钱?”
 
  “请允许我郑重地拒绝回答。”

  “朋友之间?”

  “.....”无视。

  “家庭原因?”

  “.....!”问题一出,少女直接把头撇向一边,放在两旁的手拽紧衣边。

  看来猜中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赤司发问的时间越来越多,而黑子回答的次数依次减少,多数选择无视或是不回答,但年轻的帝王对于诸如此类无礼的举动选择无视,反而变为心情愉悦地玩乐,把少女一举一动可爱姿态纳入眼里,同时也无视一旁侍从们惊讶,疑惑的神情。

  “那最后一问。”

  少女抬起头,天蓝的瞳孔中有光泽,自己快可以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能取哲奈为妻吗?”

  问题一出,少女呆住了,有些无措地望向赤司,一脸的不可置信。

  “什么......”

  “嗯,我换一个问题好了”

  赤司向前走去,在黑子的耳旁边小声说

  “哲奈,不,你的真实名字叫什么?”

  “......”

  恶魔在耳边低语到。

  “黑子哲奈并不是你真正的名字吧,因为你是男生吧,假冒进来的罪可是很大的哦。”

  语毕,能看到的是眼前一脸坏笑的赤司站在前方等待自己的回答。

  咬紧了下唇,后又松开,故作轻松地回答到

  “赤司大人,我已经明确提出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而且自己认为肯定会有更加优秀的女性能配得上您。”

  “真冷淡,配不配得上可是我说了算,难道哲奈连这一点机会也不给我,还是说『身份暴露了也没有关系?』(这一句只有口型)”

 
  周围的侍卫也注意到少女的真实想法,在一旁也开始议论起来。

  “那么好的位置居然有人会不愿意,刚才那么多女性也没得逞,但是帝王却看中这一女孩,那不应该说是幸运吗?”

  “还有我还是第一次见,之前就有传闻说过赤司不接触女性,甚是拒绝,连前帝王都做出这一决定来了,他能相中一个已经不错了。”

  “你就没有看到他之前对于早到那些女孩的做法,这女孩不答应的话等下一个都不知道有多久。”

  “答应他吧,小姐!”一位勇敢的侍卫喊道

  像是有呼应一般,随之而来有了更多的呼声。

  毕竟错过一个下一个就不知要等多久才能再次相中。

  但是,她,不,他是一个男生的事实也是在后来嫁入时才变得有少数人才知道,大多数的人依旧也只是认为这一少女有什么不同的地方让自己追随的君主原意接受罢了。

  纤细的肩膀由性别被发现开始就一直在颤抖,手也拽紧了裙角,蓝色的目也变得更加无措。

  怎么办......?这个恶魔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的,答应的话以后被人发现了也依旧无补于事,黑子瞪着弄成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赤司。

  “哲奈,你的回答呢?”

  完全没有退路可给!

  “你不会暴露我的身份....”小声问道。

  “嗯....这就要看你的回答了,但往后暴露的话我可不管了,嘛,至少肯定能保证你继续留在这里。”一脸无害的笑容。

  呼,深吸一口气。

  “我....考虑一下....”

  “这可以视为答应吧。”

  语毕,殿内响起了欢呼声,宣告着帝王的选妻告落。

  窗外的阳光正灿烂,停留在窗台的白鸽歪了歪头,振翅飞起,明天又会怎样呢ww

※后段剧场(此为只剩赤司和黑子两人的时候)
 
  “啊,对了,你还没告诉我。”

  “什么。”不耐烦。

  “你的名字,哲奈是女生的名字吧。”

  说罢,伸手扯下了那一头蓝假发。

  “果然,这才是你原本的样子,现在叫哲奈的话不合适。”

  “卑鄙。”

  立刻把赤司手中的假发抢回。

  “黑子哲也,这是我的名字。”

  “哲也,请多指教。”

  一如既往的坏笑。
 

 
后言
  嗯,现在是高三集训中,但为了赤司的生日还是忍不住写了一篇出来,他的生日当然要好好庆祝一下!(你自己也不是准备生日了吗•﹏•,算是也写给自己18岁成年贺文ww)
  因为集训,太久没写,这一篇也是断断续续地写出来,感觉是一篇流水账,只是讲述了一篇故事,在这里表示抱歉。
  对于2017年还是非常期待的,高考之后就可以上大学了,也就有更多时间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把一直以来积累的脑洞写出来。
  最后,还是说出这一次最为重要的事情
  赤司,生日快乐www
 

  103
评论
热度(103)

© 纯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