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桑

不知道能不能行,试一试吧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一目赤的信徒

妖神赤×人类黑

※后面直接引用一目连的传记写出的故事,略有改动

人物ooc,有三个视角,前段是赤司的视角描写,中间是黑子的视角描写,后段为第三视角






     ——......原来我这几百年的岁月,不过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一目连


※赤司视角

  小小的,略显无助的哭声

  缓慢缓慢地,缓慢缓慢地在雨中前行,看到的时候,自己.....要去帮助他吗....

  小小的,略显无助的身影缩着,在森林大树下抱成一团,蓝蓝的发丝间夹杂着雨点,蓬松蓬松,蓬松蓬松

  天空是灰蒙蒙的,雨也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这样的天气最容易勾起我那无穷的回忆,手不自觉地扶上带着隐痛的眼。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被遗忘的森林?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的到来,此刻,我见到人类还会抱有相同的感情,真的....苦了自己.....

  这孩子,迷路了吧....

  还在想是否要帮助他的时候,我早已动身了,自己的样貌,大概会吓到他.....

  轻轻拍了拍他,能看见澄清的蓝瞳,真漂亮,但眼瞳内倒映自己的身影也看得一清二楚,那是多么吓人,你会这样想。

  可是....你却没有表达出惊恐,反而笑了,对我来说那是多么天真的孩童的笑,这是感谢有人发现你?

  --------------

  小小的,微热的小手被我握在手心

  缓慢缓慢地,缓慢缓慢地在雨中前行

  我牵着你走过这一段熟悉的路,然后,带你走出了森林

  “回去吧,孩子,这里是被人遗忘的地方,我能再见到人类是多么奢侈的愿望”

  我站在森林的边缘,你站在森林之外不远处深深鞠躬

  “谢谢你,神明大人”

  “......“

  眼泪从隐痛的眼顺着脸庞流下。


※黑子视角

※11年

  ......老师,在.....哪......

  快....得快点.....电话....人来

  身体渐渐使不上力,视线逐渐模糊,血不断流失,渐渐地,渐渐地想睡去.....

  哐当,哐当,玉佩碰撞发出的声

  沙,沙,枝被风吹动,叶与叶摩擦发出的声

  眼前有一团红色的身影,谁?

  "救....救我....."血的铁锈味在口中扩散,求生的本能让我坚信,那是一个人吧

  发出微弱的求助,最终还是无力地闭上眼,享受宁静的黑暗。

----------

  “醒....醒一醒...."低沉的声音

  谁,在说话

  “睁开....眼睛“他再次喊道

  微微地睁开眼,一片赤红映入眼帘,和蓝的天空很配

  唔....

  想起身,但浑身疼痛.....

  “先别动,你的伤口还没有好。”

  “啊,是,谢.....“谢你,话语堵塞在喉中

  ”好久不见,你已经长大了“

  诶?好久....不见,这个人....

  尖尖的长角在额顶上,一金一红的瞳,穿着雪白的带龙羽的和服,这...不是人的姿态....

  “呼,大概你已经忘记了。”

  “又....被遗忘了。”

  忧伤孤寂般,充满回忆似地自言自语,凝视着天空

  起风了,带着他红艳的发色,露出他淡金的眼,那里承载着多少的回忆?

  他的样貌,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你.....见过我?“

  ”嗯。“

  ”你是....神明大人吗?“

  ”....."

  他侧过头去,红色的发挡住了脸,使我看不清他此时此刻的神情,但他放在身旁的手抓紧了又放松开,然后....又抓紧......

  “神明吗...."

  他侧过头来,凝视着我

  “我又有多少年没有听过这一称呼,又有多少年再次从你口中听到这个词?”

  他这样反问到,我真的和他见过?

  “看在我们的缘,和你述说一个故事。”

  铛,风铃敲响:沙,枝叶摩擦:林间万物停留在此,听着他述说这一个故事。


※第三视角

  这个森林之中有一根腐朽的柱子,那里以前有着一座十分壮丽的神社供奉着风神。

  有一天,连续几日风雨不断,洪水汇成将要淹没山下的村子,村民们纷纷来神社祭拜,祈祷神明能够保护他们。

  风神掌管的是风,而不是水,原本是无法抵御洪水的。但....风神强行地让洪水改道,最终保护了这座村子。代价是牺牲自己的一只眼。

  当灾难过去,一切归于平静后,人们却渐渐忘记了这位神明,他们慢慢地都离开了,神社也渐渐地废弃。

  不过神明并没有忘记人类,忘记自己的信徒。

  他仍旧每天,每天在这条路上,这座神庙边,等待信徒的再次到来。可是却没有人来,一个也没有。

  神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等着,随着时间的流逝。路上长满了青苔,神社里落满了灰尘,原本壮丽的神社也只剩下一根腐朽的柱子.....

  神明独自一人,在森林之中度过了漫长,漫长的岁月。

  最终没有信徒的他,失去了作为神的资格,神本来应该孤独地消失在森林之中,可....神明却选择堕为妖怪,堕为妖的风神,已经无法再给人类带来福祉。

  但他仍然希望,用自己的力量继续庇佑大家。即便作为妖怪,也依旧选择留在这里

  .....故事完了。“

  最后一个音节完结,似笑非笑地轻轻闭上眼,感受着林子中自然风的拂过。

  纤细的手缓慢举起缓慢地由赤发者的下巴一路抚摸至上,覆盖在他的左眼之上,泪不自觉地从蓝目中流下。

  微冷的,由手心传达到大脑,他的金瞳大概就是代价所致

  ”你,哭了?“微冷的手擦去蓝发少年的眼角边余留的泪,问道。

  ”你是,妖的风神...."

  ”是的,刚才是我这几百年的岁月”妖神凝视前方,森林之中的方向,囔囔道。

  “原来我这几百年的岁月,不过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

  悲伤的,悲伤地感叹,不知这几百年他到底等了多久,期待了多久.....

  "好了,回去吧,这是被人类遗忘的地方,我能再次见到你是多么奢侈的愿望。“

  

——【回去吧,孩子,这里是被人遗忘的地方,我能再见到人类是多么奢侈的愿望。】

  

  断断续续的回忆残片,零零碎碎记不清的熟悉话语,无形的钥匙打开了记忆的锁

  ”不,这次不再是奢侈的愿望,而是新的期待“

  妖神的眼亮了一下,这是.....

  “这次绝对不会忘记,不会再让这里再是被遗忘的地方。”

  “至少,我还记得,带领我走出这里的风神大人。”

  蓝发少年忍着痛,直起身,抱着赤发的妖神,在他耳边说道。

  “黑子哲也会一直一直记住您的,善良的神明大人。”

  “哲也吗,真是适合你的名字。”

    妖神笑了,眼睛微微闭着

  “我名为赤司征十郎,是失去了神格的风神。”

  “你的话,我会好好期待这个不是奢侈的愿望。”

  林间的风吹起,扫过每一片叶,这,不会再被遗忘。


后言

  这次是用了帅气的一目连传记作为题材写的赤黑。首先很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本来想在1月3就写完拿来庆祝一下自己联考结束的,可是还是拖到1月5的凌晨写完QAQ原因嘛陷入阴阳师里玩玩玩了wwww

  个人认为一目连和般若都很帅气,沉稳的一目连哥哥,调皮可爱的般若弟弟wwwww最后还是选择引用一目连的传记来写好了,可式神里的传记都是悲伤的,至少我看每一片都存在这样那样一点点的因素。

  最后,希望写了这一篇能深受你的喜爱。主要是一目连你能不能来一个给我,般若都出来了QAQ

  谢谢观看www


  29 2
评论(2)
热度(29)

© 纯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