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桑

不知道能不能行,试一试吧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赤司君,为何你不是女生?

 贵族赤(女装)×国王黑

※这一篇选用了非常非常非常老套老土的剧情(童话倾向)因为是童话风所以表达整片故事会有繁琐意味,介意者,想吐槽的人慎重选择观看。

※这一篇赤司是以女装出场,有些地方要联想到是女性表达方式,人物崩得厉害。

※这是【赤黑】我能娶哲奈为妻吗?的姊妹篇

※前排坐席 @龍銀_为了黑子生贺奋斗中 

  洛山公国,隶属于帝光帝国的其中一个小地方,这里的纺织技术为五公国中最为闻名。帝国,公国无一不承认其技术,大多数的纺织品都从这收购,其中名门世家之一——赤司家族在洛山尤为出名,而今年依旧如此。

  “哇,这条围巾真是漂亮,看来今年的宴会我不愁没衣服搭配了,赤司小姐的手艺真是厉害。”

  “那里的话,夫人你过奖了。”

  “对了,下个星期的皇族宴会,赤司小姐会参加的吧?”

  “当然。”

  “到时候我会叫丈夫多收购你的商品。”

  “这是我的荣幸。”

  待把夫人送上马车后,在一旁等候多时的侍从玲央护送赤司回到邸宅。

  “小征,今天又有很多订单,大多数都是参与宴会的夫人们的晚礼裙一类,还有,大量生产的丝织布匹也已经加工完毕了,你要过目一下?”

  “不用,今天已经很累了,这些明天再说。”

  “那..."玲央微微笑起”下个星期的宴会,你会参加的吧,赤司小姐。“

  最后一字的尾音刚落,能看见赤司的眉皱到一起,后又缓缓舒展开,伸手把赤红的长发一拽,露出的是爽朗的短红赤发,配着一金一红的异色瞳,穿着与其主人姿容不符的女式和服。

  转过头来,微笑地对着玲央说道

  ”明明就知道我的性别。“

  ”嘛,谁叫小征扮女孩子那么像,在你找到另一半前,我可是想继续好好欣赏一番的说。“

  ”下周的宴会吗,真是期待。“

  赤司征十郎,现在赤司家族的当家,他的纺织技术是公认的优秀,但是年仅18岁就坐上当家的位置,对于现在的他负担实在太大,为什么那么年轻就成为当家?为什么又是以女装的形式出场?这些都可以从他出生开始讲起。

  帝光411年,洛山公国名门世家赤司家族的孩子降临了。

  出生的同时幸运和不幸也伴随了这个孩子。

  ”老爷,您的夫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孩子也平安降临了,但由于夫人在怀孕期间的身体健康实在欠缺,导致孩子的身体健康程度也比一般孩子要低,恐怕...."

  医生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看着赤司征臣怀中孩子熟睡的脸。

  “没事,诗织和征十郎活着就满足了。”

  “是吗.....”

  医生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开口说道

  “对了,老爷有听说过一种习俗吗,大概这样做孩子或许能健康成长。”

  “说来听听。”

  随后,孩子赤司征十郎以这个习俗生活着。

——————————

  “啊啦,好棒哦,这是你自己裁的?”

  “嗯,用这个剪刀...然后这样...."

  刚满4岁的赤司拿着裁缝刀在他的母亲面前把一条陈旧的布裁好。

  ”了不起,你的父亲会很高兴的。“

  咳,咳....

  ”啊,到了喝药的时间了..."

  说完,诗织捧起身旁早已准备好的药递给了儿子,看着他慢慢喝下去,长长的和服袖子顺着他抬手的动作滑下,露出病态白肤色的手臂

  又瘦了....

  帝光415年,4岁的赤司发挥出他天生的才能,没有人教过他任何有关纺织的技术,但是他却自己拿起剪刀,凭着感觉做到了,这一消息传到赤司征臣耳里时,他欣慰地说着“看来,你拥有不幸的同时,也拥有着幸运。”

———————————

  天生的身体素质差,导致他无法和同龄的孩子一样出去玩耍,而且,因为当年的医生所讲的习俗,赤司被当作女生来养....

  “说来听听。”

  “这个习俗是,把一出生身体素质差的男生当作女孩来养,这样的话,孩子或许能健康地成长下去。”

  “女生?”

  “是的,无论长相,礼仪,还是说话的方式,全部都当成女生来看待,这个方法会对少爷有一定的心理影响也说不定,而且也不知道能否真的可以健康成长下去,这就只能听天由命。”

  从那一天开始,赤司征十郎以女生的方式养着,他留长了红艳的发,穿着女性的和服,学习女生的礼仪,一直这样维持着。

  直到17岁那年,他成为了当家。

——————————

  “怎么会这样”

  “那么小的年龄就要走进大人的社会中,还有少爷的身体状况也是一般,真是...."

  女仆们在走廊上议论着,殊不知这一些对话内容都被赤司听到了

  咔嚓,咔嚓

  艳红的发丝顺着肩一撮撮掉落于地,银亮的刀片重合,分开,伴随着发丝起舞,长发也就变成了短发...

  ”小征,没有不舍吗,这些头发陪伴了你那么久“

  满地的红发丝,玲央低着头看着手中的剪刀

  ”没事,只是头变轻了,脖子那边感觉不习惯“

  赤司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模样,脑内回想起刚刚女仆之间的谈话议论,叹了口气

  ——

  “征十郎,虽然你年龄还小,但命运对你真的不公..."

  赤司征臣没有了平日的严肃,眼中流露着怜悯

  ”父亲大人?“

  ”从今天开始,你就要继承我们赤司家族的产业,成为当家!“

  ”诶?“

  ”抱歉,我不小心弄伤了手,恐怕我不会再拥有拿起裁缝刀的机会了,所以...."

  最后记得的是父亲隐忍惭愧的脸

  “小征,你的身份...."

  "没事的,平时只要依旧用女性身份出场,毕竟当年的习俗是找到另一半才不用保持女装,还有,男性的礼仪,玲央也没有少教给我”

  “隐藏...性别,小征,这种事....”

  “嗯?这种事不是很有趣吗。”

    不同于以往少女的微笑,而是邪魅的恶魔一般,这...才是他真正的模样吧

  玲央如此想到....

  不幸的病弱身体,年龄尚小便成为当家,负担过重,但幸运也同时相伴于他,才能的无限可能,优越的处事能力,指挥能力,赤司征十郎就如同两种因素集于一起共同体,那有什么能够拯救他?大概,只能是童话中的王子大人。


  “黑子大人,这是宴会的安排表,请您过目。”
  
  “啊,谢谢,辛苦了。”

  月光下,贵重的宝石皇冠压着清蓝的发,宝石反射的月光衬着蓝色的眼瞳,他是国王黑子哲也。

  宴会由帝光的王室举行的,在这一场宴会中聚集了许多帝国内外有名的人物前来参与,表面上是各个名家之间的交流,实际上是...

  “黑子,你也是时候立一个正室了”

  “的确如此,现在的你无论在治理,管理方面都做得不错了,也是时候抱个美人,享受享受”

  “喂,你这家伙,什么叫享受享受,皇后的存在是每一个国王必须拥有而已,而黑子也只是按这种方式走下去。”

  坐在皇座上,黑子的眼一直没离开过巨大的落地窗,外面的天空上云朵正慢悠悠地移动,时间也过得很慢很慢

  “黑子?”

  “......”

  “黑子!你有在听吗?”

  面对着国王直呼其姓,一般人早就会被哄出去或者死刑,但现在谈论这事情的是女仆长相田丽子,内务官日向顺平,还有军务官火神大我。三人都是黑子的挚友,从小一起玩耍的他们,在黑子登基后依旧帮助着,但这次的皇后人选是不能退让,他们也是打从心里希望黑子能有另一半依靠,可以陪伴他一生。

  “就是这样,黑子,借这次宴会的机会认识一个吧。”

  “这种事情请允许我郑重地...”

  “这种事已经不能一拖再拖,你也到年龄了,还有...没有皇后的国王怎样让人民相信你的实力。”

  “......”

  “黑子,女性可是有很多美妙的地方的,比如...”

  “你给我闭嘴!”

  “啊...疼,疼,投降,投降...”

  “明白了吗,黑子。”

  相田眼中必须找到一个的眼神,火神站在一旁默认般看着自己,还有刚才日向的话,看来,这次不能逃避了...

  “皇后吗......”

  “黑子?”

  “我明白了。”

  三人的欢呼声在黑子话音刚落没多久便冲刺着整个大厅

  重新用蓝色的瞳望向窗外,刚才还明亮的月被云挡住一半,静止在此。

 宴会,实际上是国王为选皇后而摆设的,就这样,宴会开始了。


  礼炮,鼓乐奏响,马车一辆又一辆有序地停靠在气派的宫廷花园中,优雅的绅士,带着穿着贵重礼裙的女士一同前往宫内,侍卫们带领着他们。

  “好久不见,伯爵”

  “这不是公爵家的千金吗,来日介绍我儿子相互认识认识。”

  “好漂亮呢,你的晚礼裙。”

  “邻国的货物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

  宫廷内,各贵族们相互交谈起来,浓烈的酒香,互碰的杯撞声,在贵重的宫灯下映衬着。

  在这贵气弥漫的环境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位“少女”的离开

  咳,咳

  纤细苍白的手扶着树干,大力地咳嗽起来

  “小征,你没事吧....这是水...”

  赤司快速地接过水杯,大口大口地喝起来,缓了几下气

  “真是,这种氛围无论过多久都不适应,你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为什么还要喝酒?”

  “咳...没办法,那是伯爵,可是一个大客户”

  “就算是为了这样,也不要随便喝酒啊。”

  就在刚才一位伯爵与赤司搭话,最后敬了他一杯酒,弄得现在赤司的身体做出了抗议。

  “看来,得回去了,咳.....”

  “真的是没事,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没事,还有....咳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今晚会有有趣的....啊!”

  话还没说完,突然有一股猛劲冲向赤司,一下子重力不稳,与其一同摔倒在地,暖暖的,略显重的....压在自己身上

  “好疼....我撞到了什么?”

  男性的声音,难道压在自己身上的是...男性!?不妙!

  刚想立刻起身,改变现状,让他立刻离开自己身上,可无奈身体状况原因,别说起身,连推开对方也无法做到,而且对方的手还凭借本能摸上来了!

  摸!上!来!这是怎样的状况!

  状况是一个蓝发的毛绒绒小脑袋正趴在自己的眼前,对方的一只手还摸到“胸”的周围....这样的,身份会暴露!

  “先生,你还好吗?”

  终于看完这一出戏,玲央开口

  “啊,十分....抱....歉”

  抬起头,蓝发的人对上了一双异色瞳,尖尖的下巴,凌乱的红艳长发,还有些许发丝缠在自己的手臂上,自己的手还在微微隆起的地方.....

  “啊!十分...十分抱歉!没事吧!”

  立刻以最快的速度站起来,伸出手,微微弯下腰,脸低着看不清此刻的表情,但还是能看到微微发红的脸颊。

  “谢谢”

  边说着道谢的话,嘴角上扬着,但因为他低着头表达礼仪而错过“她”这一刻的表情

  待她触碰到自己的手心,借力而起,感觉到的是纤细略带糙茧的手,瘦弱得有轻轻一捏就会碎的感觉,但和女性的手又有一些微妙的区别,到底是哪里?

  不,不对,我撞到的是一位女性,还...还摸到了....这是多么失礼

  赤司借助黑子伸出的手以支撑好身体的重心站起来,玲央帮他弄好假发,拍走和服上粘的土,赤司则一直欣赏着眼前可爱冒失的男生一举一动,大概他把我认为是女性,真是可爱

  “谢谢你,那个..."

  ”啊,我是黑子哲也,真是抱歉“

  黑子...哲也,在哪里听过来着?

  ”黑子先生吗...你也是今晚宴会的客人?那为什么在林子中?“

  ”我吗?“他抬起头望向夜空那边”我...不太适应里面的氛围“随后缓缓说道

  ”诶?“

  ”黑子——!“一个叫喊声响起,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黑子!你在哪!听到的话给我快点回来!“随后又是几声大喊他的名字

  ”好像是在叫你。“

  赤司轻笑出声,用长长的袖子挡在嘴边说道

  ”嗯,那我先走了,宴会上再见“

  说罢,鞠了一躬,便转身离去

  待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时,赤司用回原有的语气说

  ”看来我们也得进去了,玲央。“

  ”......“没人回答

  ”玲央?“

  转过身去,看到侍从一脸惊呆地看着自己

  ”怎么,这又不是第一次了,你不是经常看到我用女性的方式对待不认识的人吗,用这样惊讶?“

  ”不,小征....你,知道他是谁吗?“

  ”黑子哲也吗,一位不知道爵位还摸了我胸的男性。“

  ”他根本不是爵位之内的等级贵族了!“

  ”......“

  ”他,他可是国王啊!“

  ”国王,怪不得他的名字我好像在哪听过“

  之间赤司知道了他的身份后,用手撑着下巴,思考起来,随后嘴角弯起,笑容浮现,这对于玲央来说是最为熟悉的笑容

  ”喂,小征,你难道想...."

  "感觉会很有趣。“

   ”你,可是男生啊!而且对方可是国王!“

  ”所以对方好像认为我是女生呐~“

  玲央听到寒毛竖起,他的主人现在的脑海里有着一个恐怖的计划....

  ——以假的女性身份嫁给国王!

  他根本没想过暴露的问题吗???

  ”国王大人到!“

  霎那间,奏乐响起,人们的谈论声渐渐被淹没,带着贵重的皇冠,一脸平静如水的蓝发少年出现在众人面前

  ”欢迎大家的到来,今晚的宴会是我为了这个国家能更好地发展而摆设的,请大家享受这一刻。“

  话音刚落,掌声响起,随后无数的人前去黑子的身边,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着,他的身影渐渐淹没在人群之中

  而在不远处的柱子下,一位赤发的少女注视着这一切,笑挂在嘴边,”她“正在等待猎物

  随时间慢慢推移,黑子终于应付完所以前来交谈的贵族,迈步走向一旁准备休息

  原本存在感稀薄的他没有了人群的围衬,即便是国王也能顺利地逃离,然而刚走到宫殿另一处的玄关大门前,就被人拦截下来。

  ”黑子,你又想用这种办法回去休息吗?今天的正事还没有做啊。“

  比他高几个头的火神此刻拦截住他前进的道路,很明显今天是不会有退让这一说法。

  ”请你在交谊舞开始之前找一个伴吧,黑子“

  ”但是..."

  "啊啦,国王大人在烦恼吗?“

  正当黑子为难时,熟悉的女声传入耳中,能看见火神惊讶的神情,黑子转过身去,看到了熟悉的脸

  一金一红的异色瞳,赤红的长发垂落至腰间,病态白的肤色在暖黄的灯光下没有了之前在月光下的看到的那样苍白,此刻的她正微微笑着看着自己

  ”黑子,那位美人是谁?“

  ”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

  看见黑子还待在原地没有什么表示,火神急了,这位小姐能发现黑子是非常难得的,而且无论从样貌,行为举止来看,她都是一名接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千金,错过这一次,下一次还要等多久!

  ”黑子,把她搞到手,加油!”

  拍了拍黑子的肩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朝着赤司的方向推了一把黑子

  随后黑子陷入了与赤司单独面对面的局面

  对方一直微笑地看着自己,令黑子又想起了那一尴尬的场面

  怎么办....我当时没有告诉她自己的身份,现在她知道了国王做过了什么,现在是打招呼,还是再一次表明自己是无意的....

  在黑子胡思乱想时,他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一切行为举止都被对方看在眼里

  最终,还是赤司先开口

  “黑子先生,不,现在应该称国王大人”

  “不用,不用.....小姐称我为黑子或是哲也也没什么问题。”

  “那恭敬不如从命,哲也。”

  “.....!"

  这,还是除自己父母以来第一次被人叫了名字,而且现在在灯光底下,看清她面貌后,这小姐给人感觉有什么不同,违和感?

  ”那个...."想了很久才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嗯?”好看的双目倒映着自己的影

  “那个,我还不知道如何称呼你...."

    ”这还真是失礼了,这么重要的问题我居然忘记了。“

  ”我是赤司,赤司征十郎。“

  ”诶?“

  大脑还来不及接受这个信息时,宫灯熄灭,又瞬间亮回,只是光线变得暗淡些许,反而被一些彩色的灯光接替,交谊舞曲响起,看来交谊舞会开始了。

  ”时间过得真快“赤司在说话语气中掺杂着可惜的味”下次....“

  ”赤司桑,那个不介意的话,和我跳一曲?“

  黑子半弯下腰,左手背在腰部以上,右手伸出邀请着,贵重的皇冠微微倾斜一下

  收回准备迈出的脚,赤司把手放在上面。凉凉的,看他的动作应该是第一次邀请女士跳舞。接过”她“的手,两人慢慢伴随着舞曲移动到中间。手与手紧握,和之前握过的触感依旧。

——————————

  ”对不起“

  赤司又踩到了黑子的脚上,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赤司桑是第一次跳舞吗?“

  ”是的“

  看着对方的脸,违和感再次蔓延上来

  刚开始跳舞时,后知后觉的黑子才发现原来赤司比自己高,既然已经邀请了女士,突然说不跳是很失礼的。所以刚开始踩脚时,黑子也只是以为是身高问题而苦笑一下。随后第二次的踩脚就觉得很奇怪,双方的舞步都没有错,但”她“还是踩到了自己,而且无论怎样跳,那几个转圈的舞步也不会踩到对方才对,感觉就像是对方和自己跳了同一个动作,对方还是女生,不可能跳男士的舞步....

  正在想的时候,第三次踩脚到来,这让黑子更感到违和感的存在,然后试探性地问了对方,在”她“回答上来时,黑子确信了,对方撒谎。

  无论转圈,配合,都是很完美的动作,怎么看也不像是第一次跳,而且,”她“的动作力度都是刚刚好,对于初学者来说这是很难做到的...

  为何,她要撒谎....

  无意识地加重握紧对方手的力气,信息传达到了赤司

  哦呀,看来把对方惹怒了,还差一点....

  ”赤司桑,平时是做什么的?“

  ”我吗,裁缝。“

  裁缝....也难怪手上那么多粗茧

  ”那作为女性的你为什么不是等待嫁人,而是学习才艺?“

  ”因为....家族里只有我一个,所以继承了下来。“

  “!”

  “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很辛苦。”

  “赤司桑...你家里没有兄长,家族里没有其他男性?”

  “母亲大人只有我一个,因为身体原因,就...."

  ”她“双眼流露出悲伤,眼角处带着些许的泪花

  ”抱歉,让你看到丑相了。“

  ”她“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

  ”赤司桑....很辛苦,和别的女性相比。“

  赤司感受到了手上的力气放松了下来,看准了时机,攻陷黑子的最后防线

  咳,咳,”她“停下舞步,用袖子捂住嘴咳嗽起来....

  见状,黑子慌了,他想起在林子看见对方的瘦弱的脸庞,手触碰纤细得一捏可碎的骨感,还有现在的状况,对方难道也和她的母亲一样,身体病弱!?

  ”赤司桑,没事吧!该怎么做....“

  咳,咳,赤司没有理他,映入他眼里的满是对方焦虑神情,和关心自己呼叫自己的言语。

  ”小姐!“

  一个穿着燕尾服的男侍从冲进来,走到赤司的身边,用熟练的动作抱起赤司,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

  赤红的长发挡住她的脸,无人看清她此刻的表情,只看得见她拼命忍着咳嗽而颤抖的身影

  ”按计划行事。“在玲央的耳边,赤司留下这一句话

  玲央看着此刻焦急的小国王,还有跑来帮忙的女仆长,军官们,只能在心中暗批在他肩头的小恶魔

  “赤司桑,没事吗?”

  “没事的,只是旧病复发,回去修养一下即可,感谢您的关心,国王大人。”

  “我...我也跟过去,然后让我...."

    ”谢谢您的好意“玲央截住黑子想说下去的话”国王大人还是要留在这里主持到最后的。再见了。“

  说罢,直接抱着赤司穿过人群,跑向玄关,没有再回头过。

  哐,哐,哐,一把金属裁缝刀掉落在地,大堂内,响声意外清晰.....

  铛,教堂钟声敲响,太阳的光驱散着昨夜留下的黑暗,白鸽迎着光飞起,新的一天开始

  ”喂,你看,那是谁?“

  ”那么多贵重的礼品,而且是停留在赤司家族的门前,难道说....."

  “啊,看来赤司小姐终于能嫁出去了。”

  一大早上,议论声不断,毕竟现在是特殊情况下

  赤司家族门前有着几辆贵重的马车,一辆辆马车上都载着包装华丽的礼,怎么看都知道这是求婚的架势。传报上标题处也标着“善良的国王大人要迎娶赤司小姐”——为了让赤司小姐减轻负担,国王大人也是时候迎娶一位正妻的字样。

  黑子看上了赤司,而今天,他是为了迎娶赤司家族的小姐前来

  马车的门开启,头戴皇冠的年轻国王走下来,手中紧拽着一把金色的裁缝刀。

  这几天,他为了找到这里迎娶赤司而费尽心思

  当时她走的时候掉落的裁缝刀上有赤司家族的蔷薇纹章令他轻松地找到这里,他找周围的人打听许多关于赤司的事,才更加了解到她是家喻户晓的人,才能涌现,乐于助人,每一天都能看到她辛勤工作。

  但....这样做下去,你也只会更累,身体状况也会一直差下去...所以他决定了,要迎娶赤司作为皇后,好好照顾“她"

  如今,他站在气派的门口前,等待着

————————

  唰,拉上窗帘,房间再次被黑暗笼罩

  玲央忍不住,爆发了

  “你这个恶魔,居然,居然欺骗国王大人!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还要娶你,你要怎么办啊!!”

  “...."没有回应,刚想说下一句的时候,玲央被眼前的景惊呆了

  赤司根本就没有理会现状,而是一味地在选男士的衣服,还拿到身前,照着镜子比划

  ”你,你真的要和国王结婚!你是不是扮女生傻掉了!“

  ”并没有“赤司边穿西装边回答道

  ”那为什么...."

  "因为那孩子太可爱了。“

  ”吓!什么!?“

  "最开始的时候我也说过了,对方只是认为我是女性,所以依哲也的性格,他可不会撤回娶我的消息。”

  “你从最开始就预测到他会因为发布的事情必须做到,即便你是男生他也要娶你....”

  “好了,我要去迎接我的白马王子了”

  那是玲央看到过的赤司最邪魅的笑容,恶魔的微笑

※3个月后

  皇室,寝宫

  “不要!放开我!”

  “不行~”

  赤司圈住黑子的腰,把他牢牢地围在自己怀里

  “你这个骗子!”

  黑子用手握成拳砸在赤司的肩上,可他看起来却没事一样

  “都几个月了,还在说这个。”

   带着玩味地用下巴蹭了蹭黑子的发,怀中炸毛的蓝球可是他得来的宝

————

  当时,黑子看到一个俊朗的赤发男人从楼梯上走下来,眼睛情不自禁地被他吸引,待男子走到他身前才反应过来

  “你是?”

  “我是赤司”

  “赤司?但赤司桑说过她没有兄弟,还是说你是她的父亲?“

  不,这么年轻的父亲怎么想也不科学,再看了眼前的人,熟悉的身高,熟悉的眼瞳色和眼神神态,难道!?

  ”我再来介绍一次自己吧,哲也。“

  他捉住黑子的手,防止他跑走

  ”我是赤司征十郎,是男生哦。“

————

  ”多亏了哲也,我才可以不用处处扮演女生“

  ”你....."快哭出来了

  “但是,哲也不也被我的样子吸引过。”

  眼前的男子异色瞳异常美丽,像琉璃一般,自己可能就是被这双眼吸引了也说不定....

  “为什么...."

  ”嗯?什么。“

  ”为什么赤司君,不是女生啊!“

  ”女生的话,就不能在上面了。“

  还没理解这一点的黑子就已经被他压倒,在这样的状况下等待明天的到来。

  明天又会怎样呢ww

后言

  黑子生日2017.1.31的23:59最后一刻发出的生贺。黑子,生日快乐!

  这一篇看起来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这篇是和赤司生贺那一篇是姊妹篇,赤司生日的时候黑子是女装,而黑子生日的时候嘛,赤司就是女装了www

  这一篇文比较繁琐,因为前面解释他的人物背景很长篇,一直没有进入到正题一样,能看到这里的读者们真的很感谢,感谢你们有耐着性子看完那一大段赤司的背景介绍QAQ赤司是因为身体病弱而以女性的身份生活着,这一设定要描写出来真的挺难的,把握不是很好(毕竟在我心目中赤司不是那种形象,我把他毁成这样也觉得”啊,你在干什么!“这样的。。。)

  最后,感谢你的观看ww

  73 6
评论(6)
热度(73)

© 纯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