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桑

不知道能不能行,试一试吧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小哲,你是男生!?

王子赤×平(贫)民黑

【赤黑】我能取哲奈为妻吗? 的后续


  帝光历427年12月20日,洛山帝王的诞生祭。

  今一日内帝国各处都沉浸在节日欢乐之中,街道上宫灯亮起,平民,贵族,皇族在这一天都将参与到活动之中,而今年更是有重大消息伴随——帝后的结婚典礼宣布日,也在今天告知大众。

  “听说帝后是一名平民区女子,但帝王并没有因为身份问题而另选别的女子。”

  “传闻中帝后可是很漂亮,真想见一见这辛运的女孩子。”

  “嘛,很快就能见到了,只要在结婚那一天,按习俗帝后将会游经帝国规定路线,到时候我们就能见到帝后。”

  “真是期待~”

  妇女们欢声谈笑,绅士们选取着自己与夫人相配的礼服,甚是和平。



  与此同时,皇室·衣物间

  “哈啾——!”

  被人议论的神秘帝后打了个喷嚏,侍从玲央在外面急了

  “小哲,你没事吧?”

  “嗯。”

  “还没行吗,已经10分钟了。”

  “....再等一等。“

  听到这句话,玲央眉头皱起,直接用手推开了衣物间的大门,口上边说着”小哲,失礼了。“

  绕过屏风,玲央看到了意料之中的景

  少年坐在窗台上,冰蓝的短发凌乱地贴在窗上,光照着他,此刻暖洋洋的,为他准备的纯白晚礼服依旧挂着原处,冰蓝假发也是如此,而他正晃着腿在阳光照射下安静看书,这样的行为动作让玲央想起年少时帝王酷似的影。

  但,现在可不是感叹的时候,再不准备,帝王可是会轰炸过来,遭殃的可不只是他。

  走上前去,快,准,狠地抽走黑子手中的书

  ”啊,还差一点就看完了。“

  ”小哲,不要让我操心好不好,今晚你可是要出席重要宴会的,再不好好打扮,会赶不上的“

  ”为什么我要做恶魔的皇后,明明就有那么多女性可以选,而且,我还是男的...."到后面,黑子也只是望着晚礼服不再说话

  “我来帮你穿上吧。”



  实渕玲央怎么也没想过,自己的君主,一国的帝王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即便从小开始跟着服侍抗拒女性的赤司,也没想过他竟会利用旧帝王给出的最后退让,选择了一位男性作为自己的正室.....

         ——“你不愿意找一个女性结婚,相伴一起也没有关系”

                 “但是,你必须立一位正室出来,名义上有一个。”

                 “名义上的新娘”

    当赤司选择一位女性时,身旁的人早已乐坏了,看来“她”在赤司眼中与众不同,赤司能选择并接近她这可是非常难得的;当旧帝王看到自己的儿子和皇后一直都形影不离时,更是感慨到自己的儿子终于懂事,可以肩负起国家大任时,紧握着黑子的手感激地说“请务必好好辅助支持征十郎!”而赤司征十郎对此也仅是向父亲再提多了一个要求“不要孩子”旧帝王先是震惊一下,后看着黑子,终是答应。

  就这样,众人为这一对新人欢呼喝彩,更多是祝福。

  帝王赤司依旧执政,帝后在一旁支持他,侍从也依旧辅助,帝后因是平民而每天进行着训练,日子和平过着,一切按正常轨迹走着,就当所有人都蒙在鼓里,玲央成为了最先看破这“阴谋”的人。

  

  那一天,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叩,叩,身着漆黑燕尾服的玲央手中拿着报告资料,站在执政室门前敲响那一厚重的门

  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次传来的却不是熟悉的和以往一样的年轻帝王“请进”的允许,而是帝后哲奈的声音

  “请等一下,先...先不要进来!“

  急促的,略为焦急的制止声,但下一秒,却是赤司和以往不同的略带戏虐的声音

  ”没关系,进来。“

    既然是赤司说的话,玲央自然没存什么疑心直接推开门进入

  在这一刻,玲央再次见识到了赤司的恶劣

  ”小征,你又在和小哲在...!"

  看到眼前的景,玲央的大脑无法正常运转了!

  什...什么!小哲的头发怎么变短了,还有为什么胸部去哪了??怎么是平...平的!还有...胖次为什么是鼓....

  “不,不是的,这是...那个,我...."

  慌忙地用眼扫过四周,自己的蓝毛假发正在赤司手中把玩着,顾不及那么多的黑子,立刻拽起女式和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赤司

  下一秒,赤司看准时机,立刻抓过他的手臂,把他揽进自己怀中,圈住接近全裸的黑子,而黑子像只野猫一般拼命挣扎着,想拽回刚刚被拽起而掉落在地女式和服

  “啊,啊,该怎么办呢,哲也暴露了”

  ......!

  才回想起此刻自己面前有别人存在和自己接近全裸的身份暴露问题,大脑变得无法思考,瞪着赤司“你...."

  而玲央一直处于石化中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哲也。”

  直接无视黑子怨恨的眼神,微笑着,把手摸向黑子光滑的后背

  “住手!你...你在干什么,不...住手..."

  赤司的手不安分地伸进紧得可怜的胖次内,虽说这个角度因面前的大桌子挡住,从玲央那里什么都看不到的情况下....

  “住....手,今晚你怎样都可以,所以...“

  ”成交“

  赤司撤回了手,立刻拿起地上的女式和服,帮黑子穿戴好后,视线从新回到了玲央身上



   ....我,刚才看到的是什么....

  一进门,看到小哲坐在地上,女式和服围成一圈散落在他身旁,而小哲平时长而飘逸的冰蓝长发此时变得短短的,一脸委屈地看着赤司,而微微一瞥就看光了小哲裸着的全部,这,这不是男孩子吗!!?

  回忆,整理完毕,思绪回到此前

  明明是男孩子却穿着女式和服的黑子站在赤司身旁,而赤司一脸坏笑,这个笑容玲央无比熟悉,这是赤司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得到手的笑,恶魔的微笑

  “咳,小征,请你解释一下。”

  难得的,玲央没有开起玩笑

  “嗯?就如你看到的那样啊。”

  ”是?黑子哲奈不是女孩子,这个帝国的正室帝后吗?“

  ”哲也可是确确实实的男孩子,玲央不要搞错了。“

  ”哲也?“

  ”啊,他真正的名字,怎样,我的妻子不错吧。“

  ”什么叫做不错,如果这孩子,小哲的身份暴露了,你就不担心吗,旧帝王那边...."

  说着说着,玲央想起了赤司曾在就帝王面前提出的条件,当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以为只是赤司无法再做更进一步的事,现在看来,问题大着。

  “你就是为了这个才...才提出那样的条件...“

  ”如果说哲也能为我生个孩子,我也是很乐意的。“

  ”你!请允许我郑重地拒绝。“

  在他身旁的黑子恼怒地拒绝了赤司。

  ”玲央,你有事情要汇报吧。“

  ”啊,这个吗。“玲央叹了口气,边让大脑接受着这个事实,同时边说出将近帝王诞生祭的安排汇报“按照帝国的习俗,每一代帝王在选定帝后之后,在诞生祭这一天将在宴会上公布出结婚典礼的时间,然后在结婚典礼当天,帝后将绕帝国指定路线在众国民面前问候,最后在礼堂上完成结婚仪式。”

  “这些是计划和当天预计的报告资料,还有...."看了眼听完报告的黑子,玲央又叹了一次气,无奈地继续说道“这些是近几天帝后课程的安排表,所以的报告资料都在这里了,请你过目”

  “结婚....不,这不是真的,我明明是男生,这种事情...."

  “这种事,还真是期待。”




  “小哲,就没有想过要逃跑吗?”

  整理好裙边的皱褶,把裙子背后的拉链拉上,晚礼裙贴合着黑子的身形,显着身的曲线

  “钱”

  “钱?之前选举的时候小哲好像也说过是为这个来的。”

  “嗯。”

  “理由,能告诉我吗?”

  “...."

  把蓝色的长假发带上,玲央拿起梳子开始打理

  “不方便说的话...."

  "不,现在的话告诉实渕君也没什么问题的。“

  ”我是平民,由出生起就生活在贫民区,是父亲和母亲辛苦带大,但母亲因为疾病,没有足够的钱治疗而离开了我们,父亲因伤心过度,便开始了赌博。“

  ”难道....“

  ”是的,父亲输光了钱,欠下的债也越来越多,父亲就开始失踪,债主们经常找上门来,我不想母亲留下的仅有的东西都被破坏,所以我需要把债都还上,或许这样,父亲就能回来,而且房子也不会被毁。“

  ”小征知道这件事?“

  ”嗯,现在所以的债已经还清,但以此为条件我被留下来。“

  咔嚓,别有玫瑰头饰的发卡固定好头发,黑子转过身来,微微笑着

  ”这一点我很感谢赤司君能帮到我,而且大概这就是我所能支付的代价,也是最好的做法。“

  啊,这就是赤司看上他并留下他的原因吧,对于母亲的怀念,为着重要的珍惜的一切着想,他是如此耀眼的存在

  ”小哲,可别把帝后演砸了~帝后可是非你莫属~“

  ”...连实渕君也说这个!“

  拾起晚礼裙拖地部分,跟着黑子一同走向帝王房间时,那一刻的对话不禁浮现在脑内

  ————“小征,她连个人简介也没有,身份一切什么的都不配,为什么你会选择这样的女性?”

  “她可是特别的,以后你就会知道”

  “但看她的表现,似乎也不情不愿呆在着。”

  “啊,关于这一点只是表面而已,他,她可是自愿待在这里的,而且”

  “无论你们怎么说,哲奈必定是我的未婚妻,绝对不会让出她的。”

  那个时候,你已经知道小哲的真实身份,还有所有关于他的一切,只是默默地想保护他所想保护的东西,只是....方式有点问题。

  叩,叩,敲响房间的门

  “进来”

  门开启一刻,淡黄的暖灯光线射入眼内,年轻帝王此刻身着漆黑的贴身西装,赤红的发张扬着,站姿优雅地拿着酒品着,看见来人那一刻,金色的瞳亮晶晶的

  “我就在想应该快到了”

  黑子慢步走到赤司面前,停下

  骨节分明的手抚上黑子的脸庞,让其微微仰起头,天空蓝的眼瞳中倒映着自己的脸

  “果然很漂亮”

  黑子撇过头去,鼓起腮帮子

  “我是男生”

  随后又吞吐说着

  “看在今天的份上,我先原谅你....这句话,我只说一遍..."

  "生....生日快乐,征君。“

  噗,看着他羞涩地说完这一句话,赤司笑出了声,有多少年没听过这一句发自内心的生日祝福

  撩起黑子额前的短发,亲了一下

  ”谢谢,哲也。“


后言:

  感谢你观看到这里。这一篇是赤司生日时贺文的后续,原本没想过会有后续的,但这个梗实在是太好玩了,又忍不住开了脑洞www这篇文有许多扯的东西,但还是坚持写下去吧。希望你能喜欢。


  73
评论
热度(73)

© 纯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