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桑

不知道能不能行,试一试吧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毁

※黑道哥哥赤×黑道弟弟黑(原是普通人)

※这是黑道主题,黑暗向(不喜欢的慎重选择)

※只是用于练习句子场景

  黑暗,光透不进。

  孤独,恐惧包围,侵蚀着他的心。

  咚,咚,清晰地听见生命跳动声,回响着,但总有一束赤裸裸的视线打在自己身上,避不开,也躲不了……

  “哲也。”

  然而这一切被低沉的男音打破,驱散所有,光刺入黑子的眼内,微闭着。

  黑子眼底下留有淡淡的黑眼圈,这应该是睡眠不足导致的。

  “你做噩梦了,心跳那么快。”

  赤司看着手机显示屏,一条红线方才还向上冲刺,数字也不断跳动上升,现在倒是缓缓降回到原本应有的数值。

  “嗯。”蓝发青年边搓揉着眼,边回答

  “……BOSS,已经锁定好……随时都可以……”

  左耳带着的微型耳机内传来断断续续的报告声,黑子从座位上站起,收拾着随声携带的书包。

  “希望这并不影响你。刚刚的报告也听到了吧。”

  “……”黑子低着头,沉默不语。他眼所及之处,一把装有消音器的手枪正躺在包内,听着独属于赤司的声音从左耳处传来。

  “我现在过来接你。”

※8:00 P.M

  夜空被雨云遮掩,失去了月亮与星星的陪衬。雨渐渐地越下越大,水气凝结成雾,雾气弥漫像极了英国伦敦烟雾清晨,这里安静的环境时不时地被靠近港口的轮船声打破。

  在这一刻,一团有组织、有目的的人正上演追逐戏。

  急促的喘息,他正用力地抱紧怀中的公文包在雨中奔跑,裤脚早已湿透,鞋再次踏入一个水坑,溅起水花,但他却没有停下理会,而是继续跑着,跑着。由于雨湿透他的西装,砰地撞上一旁坚硬的集装箱,发出巨大的闷响。

  “他往右边跑了,追上他!”

  又是同样的报告,他们又要追来……

  男子立刻又跑了起来,强忍着脚扭到的痛。

  然而,刺目的光射向他

  “发现了!在这里!”

  他立刻调转方向,跑向另一边,随后他再次庆幸自己成功地逃过一次被人追上的情况。

  很快地,他听见轮船响起的鸣笛声更响,出口就在附近的想法溢满大脑,借助微弱的码头提示灯,拐了几个弯,眼前出现的是希望,那是雨中的海景。

  我……逃出来了,他抓紧怀中公文包,喜悦之情浮现在脸上,心里计划着,只要这些内幕被公布出去,赤的组织也休想再抓住他,他们很快就会被这世道上的正义所灭!

  抱紧这一希望,竭尽余留的力气跑向外面。

  可这一次,他没跑几步就站住了脚,不知是雨还是冷汗,你只觉得后背湿了又湿,身不由己地颤抖,连雨落地的细微声都能无限在脑内扩大。

  “晚上好,千岛先生。”

  一个不应该在此刻出现的人现于眼前。

  隔着巨型集装箱,跑在前头的黑发男子率先停下,漆黑的墨镜盖住他的眼,让人辨析不出他此刻的想法。

  “玲央姐,怎么了?”组织内耐不住性子的壮汉问道。

  “追踪组,现在情况怎样?”

  被称作玲央的黑发男子带着一丝特别的语调,通过无线耳机询问远程操控小组的追踪情况。他依自己现在的判断,天生比别人敏锐的听觉,刚刚有人开枪了。

  很显然身边的人没有半点察觉到,毕竟对方为了不引起注意还给枪装上了消声器,还是在这种天气下,枪声早已夹杂在雨声中弱化了。

  到底在这雨中,除了他们,还有谁?

  “……喂,听得到吗?玲央姐!”

  “很清晰。”

  玲央用指腹按着耳机,希望这样能消除些许雨的杂音,听得更为清晰一些。

  “你们现在的位置离出口不远……但目标的反应在不久前就一直在同一个地方没再动过……”

  没动过?如果是在出口附近,那应该早跑远了,难道和刚才的枪声有关?

  “那个……玲央姐?”

  “还有什么事?”

  玲央用手托着下巴,思考着是否要继续追上目标,待听到接下来的报告后,他不经皱了皱眉。

  “现在你那边有组织的人员追上目标了吗?”

  “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翻看几分钟前的监视,目标已经仅一步之遥便可到达出口,可这过程中他并没有前进,反而后退了,而现在倒是在原地再没动过……”

  反常,通常渴望生的万物见到出口都会凭借本能奔去,但现在明知道有人追着自己,他却是后退,止步不前,执行人员一直没少,难道有人在那?这是陷阱?

  就在猜疑中,玲央下达指令

  “全员准备,现在捕获目标!”

  “是!”

  雨丝细斜,洗刷着地上万物。

  落在地上,与血汇聚,淡了颜色,淡了气味,但却洗不去这里犯下的罪行。

  打落在渐渐变凉的尸体,额头上黝黑的血洞,双目瞪得老大,但眼瞳已暗淡无光,就这样横躺在潮湿的地面上。

  玲央带着组员到达时,所见的景。

  这种不动声色,快速残忍的解决背叛者的手法,玲央脑海内只想到一个人,不,也只有他才会这么做。

  他四处张望,找寻那一“透明”身影。

  “晚上好,实渕君。”

  有礼的问候,在组织内少有这样的问候方式。

  “任务,完成了。”

  穿着洁白的校服,拥有淡蓝发色的少年出现在众人面前,怀中抱着溅了血的公文包,诉说着方才完成的事。

  昏暗的码头,时不时轮船的长鸣。

  男人天生轮廓完美的侧脸被人造白光照亮,勾勒出来。手机屏幕上,一直没多大起伏的红线在前一刻再次攀起一座小山丘,很快又恢复如初,没过多久,一直戴在左耳的微型耳机内终于传来自己满意的报告。

  他勾起嘴角,摘下墨镜挂于胸前微微敞开的衣领子上,微睁的异色瞳内闪烁着危险的气息。熄灭了屏幕,对着前方坐得笔直,双手紧握方向盘的黑衣保镖命令道。

  “开车。”

  他心情不错,手撑着脸倚靠在车窗边,继续听着黑子平静的声音吐出淡漠的话。

  心中盘算着,该如何奖励哲也好呢。

  “以上,就是这次背叛者的所有相关信息。"

  当自己报告完毕后,黑子能清晰地听到左耳处传来冰冷的笑声,还有车子引擎发出独属的噪音。

  “不……不可能!”

  玲央身后的组织成员开始躁动。

  “你有什么证据说明他是叛徒!”

  “前…前几天,我还和他一起畅谈来着,今天就这样了!”

  “……”

  对于成员之间的责问,少年并没有选择回答。

  见此,一个快失控的成员直接把规矩抛之脑后,从中冲出,奔向少年,但却被玲央制止了。

  “冷静下来。”

  “玲央姐!”

  “我知道!可别因此把自己的命陪葬进去!”

  少有的,一向性格偏向温柔的玲央也会大吼起来,令失控的人多少冷静下来。

   实渕玲央,他虽见惯人的生死一瞬,也由自己的手葬送过很多人的性命,但他还是不希望自己手下的人,跟着自己的人在不明不白中因过分冲动触犯禁忌而死去。

  他是一名干部兼组织BOSS身旁的秘书,知道接触的事情自然也不会少到哪里去。眼前这名突兀的少年,凡是他沉默不答的问题,并非出自他的本意,而是,他该说的早就说完,如果他因怀着怜悯,回答了别的超出某人控制,下场惨的可是他自己。

  玲央原谅了自己组内的成员,重新看向黑子。

  “小哲,你该回去了。”

  少年湿透的发凌乱地贴合着脸,渐渐发白失去血色的唇,瘦弱的肩膀微微颤抖,他的校服早已因吸饱雨水而紧贴他的肌肤,吸食他仅剩不多的余温。

  眼前这种情况下,玲央掏出手机想着拨通BOSS的电话,询问赤司到底在哪时,他已经从雨声中捕获到车子引擎声。

  他,要来了。

  黑子哲也,是几个月前被赤司带回来的神秘少年。

  初见时,道上的人都知道,他是局外人,干干净净的,没见过血也没杀过人的普通少年。

  几乎是被拖着走,手腕被赤司捉得变红,可以看出他应该挣扎过很多次,无果的情况。

  “小征,这孩子是?你的新宠~”玲央开玩笑地说。

  “啊,你说他吗?”

  把黑子粗暴地拉上前来,玲央这才看清他的全貌,不知是不是错觉,有一瞬间觉得他和赤司有几分相似……

  “他可是老头子瞒着我们所有人养大的亲骨肉,也就是我的弟弟。”

  所有在场的人在这一句话落后皆停下手中一切的活,审视这一黑暗中异样刺眼的白色存在。

  他被赤司拉到房中间的沙发上坐下,赤司扯下系着的领带,拿起桌上的酒解渴

  “你弟弟?怎么看都是羊羔啊,你怎么就把他带回来了。”

  “在这里能活下去吗……他”一个干部把飞镖扔向标靶吐槽着。

  “当然不可能养着他,我可没这个闲功夫。”赤司笑着,脑内应该想到了什么计划。

  “呐,你说他是前代养下的,怎么现在才找到。”

  “对哦,财产怎么分,他也是拥有一部分吧hhh”

  “这是不可能的。”赤司很快宣布这个事实“他是我财产内包括的一部分啊,老头子的遗留物中包括了他,连后面怎么安排也没提过,不,是不能提起吧。”

  随后又说到“我一直很好奇,在老头子的银行记录中,每月总有那么一笔钱划到同一个账号内,没想到原来就是给他的。”

  “以为能够瞒着一世,曾不知最后还是被找出来。”

  “所以说你带他回来就是为了证明”一位干部直接靠在沙发旁,搓了黑子的脸一下,眼内有着“还不错”这样的肯定。

  “老头子的全部都由我拿下了,当然也包括这有趣的弟弟。”

  说完后,把手中剩余的酒直接灌入黑子口中,强迫他喝下去,少年一时接受不了,剧烈咳嗽。

  赤司口中说的老头子指的就是赤司征臣,先代赤组织的BOSS,但在一个星期前被人开枪射杀,开枪的人自然成了现任。

  连父亲都能亲自送上路,那么把一个如此纯洁的孩子拉入这黑暗深渊之中,玲央难以想象他的心灵最后会崩塌成什么样……

  如今,眼前的少年和几个月前相比,原本雪亮的天蓝大眼现在变得如同海的水平面,没有一丝情绪起伏,读不懂,也猜不透。看久了,还会有种掉入大海深处的恐怖。这就是赤司的杰作。

  雨的夜空中,车子引擎声近在耳旁,一道白光闯入这暗的犯罪世界,照亮一瞬后便熄灭,几个黑衣保镖站到车子两旁,打开后车门。

  来人的脚踏入积了些许水的坑洼中,见者,组员们均单膝跪下,玲央微微低下头,而黑子依旧背对来者。

  “解决掉了,哲也。”

  一件黑色大衣从后披上他瘦小的身子,一下子裹住了他,雨不再落到他的身上,冰蓝的发依旧滴着水,打湿新衣的衣肩。

  “嗯。”他依旧淡淡地回答,把手中的公文包递给身旁的黑衣保镖。

  “把这里处理干净。”不带一丝感情,一如既往地命令道。

  他对玲央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跟上,便拉起黑子的手,往车那边走去。

  “刚才,心跳又快了。怎么,处决一个人又紧张了。”

  赤司没有看他脸上的表情,但从手掌处感觉到力度加大,不用想,此刻必定危险至极。

  “……”只听见,在雨中黑子回了一句,话和雨声融为一体。

  伞下,借助车头微亮的光和着码头唯一的提示亮灯,徒留赤司满意的笑。

 

后言:

  感谢你观看到这里。这一次我还是选回黑暗题材来写,我知道这是一些不符合常理与逻辑的,把赤司神化此类什么的。

  但我也想说明在我观点认知内,我喜欢的男神就是这样的,给我的感觉就是无敌,他是一种消除我内心不快的神,反正我想到他我就很开心,也很满足。我喜欢的是赤司。(这片是因为在心情挺不好的情况下产出的坏孩子吧)

  之前也有看过一种的说法,你喜欢一个角色要不就是他或她的境遇与你很相似,和过往有重合,性格差不多。要不就是他或是她是你心中所期待,仰慕,所想向想拥有的自己却难以实现。

  总之,赤司在每个人认知里,理解内各不相同,我与你可能只是有一点或是两点相同,但这也是能沟通下去的ww
  
  最后,感谢你看完这一段小吐槽。
 
 

  

  46 1
评论(1)
热度(46)

© 纯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