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桑

不知道能不能行,试一试吧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吸血鬼的黑猫

※吸血鬼双胞胎赤×黑猫哲也(这单纯只是设定

※赤司分为两人

※411  415赤黑日快乐


  喵——!
  
  奏乐响起,贵族们在交谈。

  一个优雅的身影在他们之间穿梭行走。

  “伯爵,真会说笑……啊!什么东西?”

  “咦,不见了,抱歉,刚才失礼了。”

  “怎么了?”

  “刚才有一种毛绒绒的……嗯,怎么形容,撩过我的腿。”

  四肢细长,漫无目的地走着,长长的黑尾高举,时不时撩起妇女们的裙角。

  “呀!”

  “什么东西?”

  哦呀,看来大家发现了异样。

  “黑猫?”

  不知是谁叫了出来,发现了他。

  喵?在叫我?

  但他没有回头,继续走着。

  走着走着,四脚远离地面,视野变得宽阔,有人捉起了他,自己的背脊和肚子一圈围了层凉意。

  “哲也,找到你了。”

  喵!看来宴会要开始了。





  来人有着赤红的艳发,高高撩起,梳得整整齐齐,这无异露出了他异色的眼。象征着他身份的徽章扣在胸前,格外显眼。

  他的出现,四周的贵族们停下交谈,变得恭敬,把手放在胸前,微欠着头,行上最高的礼仪。

  “欢迎您的到来,征十郎亲王。”

  当然也不会因此而忘记另一位的存在,同样的外貌,但并非异瞳,同等的地位血统,但并非性格也同样如此。

  “您也来了,赤司亲王。我们的宴会开始吧。”

  “啊,辛苦你们了,望大家今晚玩得尽兴。”

  一人抱着黑猫至于怀中,边梳理着他的毛发,另一人不断地向贵族们问好,一步步走向殿中最高的坐席,那里是权利的象征。





  黑猫哲也,他有着蓝色的猫瞳,一只随处可见的流浪猫。因为毛发是黑的,属于夜行性动物,与夜融为一体,难以察觉。

  “你是谁?”

  捕捉到空气中夹杂着一丝血的香味。

  “受伤了吗?”

  那一晚,一席黑斗篷挂身的人用着低沉略带危险的语气开口询问。

  是的,哲也受伤了,原因是和同伴间为夺得一小块生存地而打了起来。被捉伤了背部,毛发掉落了许多,血干后与毛发融为一体更黑了,但肚子上的伤却一直流着血,不见好转。

  那个男人走近些许,想是找出散发血味的小家伙的影。

  咕噜——!他发出低声警告,四肢绷紧。

  像是对他的警告置之不理,步步逼近。

  出于猫的本能,他立刻跃起,爪子从肉掌内伸出,看准,抓向他的脸。

  然后,在半空中停止,脖子勒得生疼。

  “哦呀,是黑猫啊,真是调皮的家伙。”

  男人的脸近在眼前,红色的眼珠子评赏着,现在才看得清,他有着尖尖的牙和耳,是这个城市的统领一族——吸血鬼!

  喵!放开我!

  在空中挣扎着,挥舞爪子,他看着这反应的黑猫,轻笑一下。

  “我说,这样很危险的,把爪子收起来。”

  这不像是请求,反倒像命令,他有些畏惧,用舌舔了舔微凉的鼻子。

  “你伤得真严重,啊,毛发都掉了。”

  他直接用手触碰肚子上的伤,能感到他的手是冷的。

  喵!疼死了!

  又一挥爪。

  “抱歉,抱歉,一下不留意。”

  他把黑猫抱在怀间,径直迈步离去。

  喵!你有问过我的建议吗!你这是拐猫!停下!停下啊!





  赤发赤瞳,叫赤司,他很温柔。

  赤发异瞳,叫征十郎,他很霸道。

  明明是相同的外貌,性格却不同,因为如此,哲也很容易就能分辨谁是谁。

  拐走他的,是赤司。但常常捉弄他的,是征十郎。他是一个不成熟的叛逆孩子一样,明明第一时间嫌弃他脏的是征十郎,可后来常爱带着他的也还是征十郎……





  例如有一次,他们外出任务,征十郎直接带上他。这事发生在赤司和征十郎消灭异端。

  异端,在这个世界上横行霸道,常打破一族制定下的规矩,严重的话,就会由亲王亲自出动。

  异端,是在用餐期间被杀。

  血染红了桌布,在布上缓扩开来。

  哲也也是在进餐期间被征十郎匆忙带出,一头雾水地站立在此。

  喵!自己打断别猫用餐,带猫来,还不知道去哪!

  哲也口渴极了,他绷紧四肢,一跃,跳上桌子。

  晚餐饭菜即为丰富,一盘水倒是吸引了哲也的眼,他小跑过去,平整的桌布变得皱巴巴,血也快浸到猫爪子。

  还有三米……两米……一米……

 但是……

 “还差一点就脏了。”

  他又被提起,落到一个尽是凉意的怀抱中。

  喵!我要喝水!

  “你再停留多一会,我就准备帮你清洗十遍。”

  刚才站立的位置已被血漫染。

  听到要洗那么多次澡的哲也,只能投降……任由他抱着嗓子已干的自己离去。

  
  还有一次惨历则是明明伤快好了,后来却因某人的原因而加重……

  哲也舒适地趴在赤司的腿上养伤,他边看晚报边用手温柔地舒平他背上的毛,这种享受令哲也进入梦乡中。

  但下一秒,门粗暴地被打开,惊醒了他,断断续续地听到什么

  “赤司……”是征十郎!

  “哲也……”找我?不会有好事发生。

  “带出去了。”唯有最后一句听清楚了。

  喵——!天旋地转,发生了什么!?

  他被征十郎提起,带走了。

  之后发生了什么,哲也并不想再回忆起来,因为太恐怖了。

  他第一次感受到飞起,上升,下降,再是沉落。

  回来后,赤司看见哲也,都怀疑起自己看到的是否真实。

  “征十郎,哲也不是你。你受伤了很容易好,但猫……可是要好久。”

  他身上旧伤未好,又添新伤,绷带多缠了几道,行动更加不便了。

  哲也不会忘记征十郎粗暴且不优雅的飞行技术!恐怖已不足以形容那感受和程度。

  之后的时间里,只要是外出,他都会选择在赤司的肩上出行,不会再找征十郎。

 




  和叛逆孩子征十郎相比,赤司就显得稳重成熟。

  无论是举止,言谈都比征十郎好多了,最重要一点——不会乱来!

  在被征十郎弄得更伤回来后,那一段时间里,他都是在赤司的保护下养伤,和赤司待在一起。

  “已经好了,别动那么厉害就行。”

  喵,谢谢。

  身上的伤口处理了,绷带也全部换新的,赤司用手抚摸他时尽可能地不触碰他的伤口。

  这一些都会让哲也觉得赤司是无可挑剔的,但他毕竟和征十郎同为兄弟,有一点还是非常相似,那就是控制欲,而且程度更甚于征十郎。

  “哲也,你要去哪?”

  喵?我要外出!

  “不可以。”

  赤司站起身,走向窗台,把与黑夜融为一体的小家伙捞到怀中,继续他先前的工作。
 
  喵喵喵!放开我!

  哲也当然不干,所以在赤司怀中拼命挣扎,胡乱抓起来,嘶,抓破了他的手套。

  “你伸爪子了。”

  赤司没预料到,一下子的微痛让他放松了禁锢,哲也就抓住这一瞬跳出,稳稳地落在地毯上,高举尾巴再次走向窗台。

  “呐,哲也。”

  瞬间周围冷了一个度。黑猫站住了脚。

  “如果你敢外出的话,那么以后都禁足。”

  喵……你这是威胁……

  毛发炸开,再一次发出警告,但四条腿的颤抖出卖了他,天蓝的猫瞳里倒映着高大的赤红身影逼近。

  “刚才是这只爪子伸出来吗。”

  他抓起哲也左边的猫爪子,眯着眼细问,虽然脸上还挂着平时熟悉的笑容,但内在不是平时熟悉的温柔。

  哲也识相地把另一只爪子放在赤司的手腕上,伸出猫舌舔了舔他的手,刚抓伤的地方已经完好如初,并发出亲昵的咕噜声,请求原谅。

  “乖孩子。”

  边摸着他毛茸茸的小脑袋,边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继续先前的工作。

  “今晚子夜有一场宴会,哲也要出席,懂了吗。”

  喵……我还能说不去吗……



  啊,还有一点,无论多么细小的动静都绝对逃不过赤司的耳,一些偷偷摸摸的行为最好也不要尝试,因为他都能察觉到。

  例如,他发现了藏起来的黑猫哲也,能发现存在感低且与黑夜融为一体的它,还真是厉害。

  还有一次,哲也趁着赤司埋头处理文件的时候,用猫掌小心翼翼地溜到门边,可下一秒……

  “回来。”

  喵?幻听?哲也怀疑起自己的听觉。

  他算是同类中最为透明的一只了,而且猫走路不都是没有声音的吗,他还能知道?

  就这样,他若无其事地再踏前一步,爪还没离地多少……

  “哲也,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喵……不是幻听。

  出去的想法破灭,他只能识相地,放下尾巴小跑重回到赤司身边,跳上他的大腿,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睡下。




 七 

  所以,到了现在,自赤司捡回来后,哲也没一次逃跑成功过,要他们找自己的话,那不叫走丢或是出逃成功,而是在他们的控制范围内闲逛,放风。

  贵族们有着大大小小的聚会,晚会,宴会等活动,规模和邀请人员都不同,礼仪什么的要求也颇高,而亲王出席的,必定也不会差到哪里。

  “咦,猫?”

  “宴会里怎么会有猫?不对……”

  “是黑猫!”

  往往有人认出自己后,接下来的场景必定是亲王的出现和贵族们恭敬的态度,随后便是被征十郎提起,置于怀中。

  



  即便是吸血鬼一族,被称为夜之王族的他们,必要的休息也是要的。

  黑猫哲也常常睡在赤司和征十郎两人之间,猫尾圈起自己,把身子尽可能缩成一团,尽量减少趴的面积,这不是为了省位置,而是因为睡在他们两人中间,很冷!

  喵!我抗议,我不要睡那里!

  哲也曾经抗议过,迎来的却是两位亲王“亲和”的笑容,尖尖的牙在唇处若隐若现,那绝对的气场……

  “哲也,你有意见吗。”

  征十郎的手在他脖子附近来回抚摸,似乎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把他葬送。

  喵……没,没意见。



  第二天晚,夜一族的活动时间,哲也和往常一样醒来了。

  嗯……为什么更冷了?他在疑惑,而且以往轻盈的身体今天变得沉重。

  用手揉了揉眼睛……手?

  手!这分明是五指分明的手,我的猫爪呢?

  发生这一异变,哲也不安地偷瞥一下。自己不仅没了猫爪,连脚都变了,全身光溜溜的,唯一有熟悉感的,是那条晃动的黑尾,上面还绑着昨天拿来装饰的蓝丝带蝴蝶结。

  “嗯……哲也,再睡一会,今天休息。”

  倒是充满睡意的声音唤回哲也的思绪。

  咦!征十郎……我还在原来的床上,对了!

  他转过头向另一旁看去,赤司一半的脸埋在枕头里,他的手还不忘寻找平时毛绒绒的熟悉触感。

  对,现在是最好的逃跑时间!

  意识到这一点的哲也立刻动身离开了床,轻手轻脚地走向门边,一步几回头地确认情况,刚到门,那倆熟悉的话语直接传达到大脑。 

  “哲也,你要去哪?”两人同时喊道。

  “哦呀,原来如此。”这是赤司。

  “你穿成这样要怎样走呢,还是说要出去吸引狼。”这是征十郎。

  他只卷了一条白床单。

  “早……晚上好,赤司君,征十郎君。”

  “这,这是……”

  招呼打完,他准备为此状态解释什么,头上的黑猫耳跟着抖了抖,两人脸上的笑容更明显了。

  “原来是一个健康的男孩子,怪不得老是那么调皮。”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自己是女孩……喵。”

  还是有些不习惯这个形态的自己,说话的时候黑色的长尾巴总会扫到自己大腿内侧,痒痒的。

  “黑猫会变化成猫又,原来最后的样子是这样。”赤司在解释。

  “说那么多干嘛,我可要开吃了。”金色的眼瞳子里满是危险的饿狼信息,舌头舔过尖尖的牙。

  下一秒,征十郎快速地抓住要逃走的黑猫哲也的手臂,一下子拉回到床上。

  “那,我就不客气了。”

    喵,我日后会被怎样对待!?

   

   喵——!黑猫哲也大叫。

  叫声响彻夜,然而这才刚刚开始。



  96 1
评论(1)
热度(96)

© 纯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