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桑

不知道能不能行,试一试吧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染●初见

※帝王赤×所有物黑
※上一篇―

 

  天被染成火红

  房屋被火覆盖,烧毁

  地被血浸染,原本熟悉的一切.....

  被赤色夺去,被赤色所染

  [过分.....]

  震惊,让少年忘记了此时所处的环境

  忽略了村民们的求饶,侵略者的叫喊,少年置声于外

  [小哲,危险!]

  [诶......]

  落入怀抱,但这也是最后一次——母亲的保护

  带着忍痛的笑,无力地滑落在少年的怀中

  白色简陋的衣服染成血红,双手上沾满刺目的赤红.....

  

  忽略了少年,执着剑扬长而去,顺手,点燃了房子

  摇摇晃晃地站立起来,捡起地上遗落的小刀

  赤脚,踏过血向外走去

  回头,淡笑起

  [母亲大人,我出门了]



  [王,这里就是所有的人!]

  冷漠,异色的目扫过众人

  [求你....放过我们....]

  带着颤音,祈求到.....怀中的婴儿哭声渐大,像是训斥帝王的罪行

  [小征,怎么办]

  轻调,戏虐

  帝王侍从之一实渕玲央

  [我,不太喜欢血腥呢~]

  说罢,耐心地擦拭起沾血的剑

【全葬】

  不带一丝情感,不再看向地上弱势的村民

 [果然,是小征]

  血再次渐染大地,尖叫痛喊声在帝王背后响起......



  无声无息,利用低存在感,径直冲向赤红

  哐,帝王击落短刀,刀,从少年手中脱去

  [小征!!]

  袖子被划出一道口子,代反应过来那一刻,刀已落.....

  执起长刀,刺向少年的腿部

  没有预期的倒去,举起拳头,砸向帝王

  捉住,扭过,脱臼

  少年也仅是皱起眉头,反捉帝王的手,张口咬去....

  钝痛,被压制,脸碰到地上,手被反握....

  [没事吧,小.....]

  帝王笑了,金暮中闪着戏虐,嘴角勾起弧度

【真有趣】

  举刀,挑起遮掩的帽子

  遮挡的衣物被褪去.....

  

  蓝,一抹舒心的蓝

  少年紧握被帝王弄得脱臼的手,跪坐在地上,憎恨地怒视帝王

  用刀抬起少年的脸,被迫其仰视自己

  血染于脸上,顺着下巴,流落....

  [是你!杀了他们!]

【是我,但】

【你,真的能杀了我】

  戏虐

  再次举起刀,捅向左肩....

【那是,不可能呢】

  抽离,在少年身上划下多处刀痕,深浅不一.....



  汗布满,血染红,每一次刀落,少年发出不成调的声.....

  [请.....]

  [请...离开这里]

  跪坐在地上,哀求着帝王

  [你啊....在说什么,小征怎么可能.....]

【果然,你很有趣】

  同为将死之人,帝王见过无数

  但唯有少年请求自己离开,最后想失血而尽....永陪村子

  

【如果,不离开呢】

  刀回削,冷笑道

  [不....]

  [求你....]

  力量的悬殊,放下尊严,哀求帝王

 【你可没有选择权】

  攥起少年的发,赏视少年被血沾染的脸

 【名字】

  紧闭唇,不去理会

 【不听话】

  拉扯得更加用力,大力咬上脖子,继续掰着脱臼的手

  [啊....!]

  同时示意玲央走向被处决的村民那

 【死去的人会有痛感吗,会感到悲伤吗,你,就不想看看】

  发令,残暴地用刀抛开肚子,除去四肢,血再次染开...

  死人.....也不曾放过.......

  [住.....手,住手!]

  感受到少年的颤抖,泪止不住....

  [黑子.....]

  [黑子哲也.....]

  赤发的帝王笑了,舔去少年未流下的泪,抱起,赤红的和服覆在少年的身上

  被赤,包围,裹住

 【哲也,你是我的】

  

  折去羽翼,永在帝王的牢笼中

  村庄被燃尽,被火,血染红......

  这一天,这以后,少年再也逃不出这赤红的牢笼......

  44 2
评论(2)
热度(44)

© 纯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