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桑

不知道能不能行,试一试吧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渴求的又是什么

 

【赤黑】染·服从

※帝王赤×所有物黑

   初见   烙印




  搭上,理好,束腰

  熟练地,跪坐在床上理好帝王的和服

  不合身,少年的和服滑落肩头

  伤痕渐淡渐适去,但唯有烙印,依旧赤艳.....

  早朝前的准备


 


 ※

  转身,抬手

  繁重的和服伴随而动,饰配碰撞发出悦耳之音

  宫内庭,樱瓣芳飞,铺满地

  [是~很棒哦,小哲,已经可以休息了~]

  身席青蓝和服,习礼

  [玲央姐,这些礼仪......]

  问候,举止,礼仪

  一切都从新学习,被改变,少年也未曾抱怨过一句

  [不知道~小征要求的,大概....]

  小哲要成为后吧.....

  

  风起,樱瓣飞舞,落入杯中

  蓝暮中尽是迷茫

  帝王当初的带走,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

  剑起,刀相碰

  手执短剑,与刀相抵

  终,剑脱手......

  不甘心地,移手至腰间,握刀

  制止,不知何时,帝王早在少年身后,按住拔刀的手.....

  平静,松手,轻吻少年的额


  剑术,帝王亲自任教

  自烙印后,少年碰上了短剑,与长刀

  [.....不怕,我用其杀了你?]

  短剑为护自我,而长刀.....

  异瞳中印出刀的身影,笑说

【哲也,你会为了我而示忠,为我而染血】


  远处,静候

  [报.....!]

  [安静点~]

  使官被拦截

  [说吧,什么事]

  [那个.....是叛乱!]

  叹气,轻笑起

  [看来,小征早有计划~]

  目光所及,樱树下

  少年在帝王怀中歇息.....被赤所围


 ※

  颠颠颇颇,未曾停歇

  睡梦中醒来,马低嘶,兵斥马,断续传来

  半睁眼,熟悉的红,坐于身前

  暖光,照亮赤红的发.....

  伸手去摸

【醒了】

  半止,停留在空中,手被握

  [嗯.....]

  望去,图纸铺在桌上,赤红的叉夺目

  [这是...?]

【没用的郡主,有用的领地】

【没用的棋子,逃脱我的掌控的棋,终会被葬】

  紧握,力度加大

  直视少年的眼,撞进一片蓝中

  溺笑,闭上眼

【就寝】

  抬手,解下帝王的和服

  头枕于少年的腿上

【哲也】

【可不是棋子】

  灯熄灭......





  红,所及之处又是....

  赤红一片,和那一天.....相同的赤红,但.....

  憎恨,痛苦,并非......自己

  绝望,求饶,也并非......自己

  烙印,隐隐作痛.....



  和间,淡黄牡丹橱纸上,红血沾染

  亲卫倒地,只剩叛臣一人.....

  举刀,最后的抵抗

  [王,为什么,会知道.....]

  赤发张扬,异瞳冷漠,俯视反叛之人

【葬】

  长刀,出鞘


————哲也,短刀是用了护身,至于长刀,拔出的那一刻是为了我。  樱树下,如此说道

              

——【有一天,你会为了我,双手染上犯罪的血】

  颤抖,握紧长刀

  刀印出蓝暮,被红吞噬

  众侍卫前,帝王眼前,刀落

  罪红,蓝终染


【哲也】

  上前,扶紧,不允许少年在此倒地

  抱起,安慰

  身颤抖,心跃动,自己早已无法回头.......

【做得不错】

【果然,是我的哲也】

  唇勾起,却是宠溺的笑


  白衣,血色霸道

  与帝王和服上共染罪红......



  生命,自由,在那一场赤红中被帝王吞噬......

  留下自己,让蓝覆灭

  终让我察觉.....

  我是你的哲也......



  后语:染一系列是写用帝王赤和所有物黑子这一设定写出来几段故事,由黑子与赤司相遇之后,逐步发生的事情。

  形式(文风)是我新的挑战,有很多的细节我都没有写出来,用了一句来代替,或是写了个别人的表情动作,还有个别场景,如果看不懂的也是可以问的www,会继续努力的。

  最后,进行新的点文方式(因为后面我想不到有什么剧情可以写了,抱歉)

  可以提出就这一设定想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或是想发生什么事情的可以写出了www告诉我

  帝王赤×所有物黑,后续,点文吧~下一章写的是黑子成为帝后的故事


  谢谢你们的观看!


  31 5
评论(5)
热度(31)

© 纯桑 | Powered by LOFTER